• 当前位置
  • 首页
  • 家庭乱伦
  • 最新排行

    【公媳冲喜娘妻】66-70

    发布时间:2020-05-23 00:00:52   

                    66
      「唰……」当内裤被脱到秋月膝盖处的时候,内裤终于没有了阻力,父亲往
    下用力一拉,内裤十分顺利的就从秋月的双腿上滑了下来,秋月的全身已经一丝
    不挂了。此时秋月紧闭双眼躺在母亲曾经躺过的大床上,双手用尽全身残存的力
    气抓着床单,双腿紧紧的合并在一起,笔直的双腿并在一起,中间几乎没有一丝
    的缝隙。秋月的身材十分的高挑,皮肤又能又白,而且十分的光滑,此时楼下的
    灯光也被父亲开到了最大,可以说把秋月的娇躯照射的雪白又圣洁,反射着晶莹
    无比的圣光,闪耀着我的眼睛。
      此时我的眼睛已经不够用了,而且这个缝隙也太小了,如果我可以跑到楼下
    去近距离的看看秋月的身体该多好啊。美若天仙……我只能用这四个字来形容秋
    月此时的裸体,而且几年了,我终于在父亲的「帮助」下看到了秋月完整的裸体,
    比我想象中还要美,尤其是那对生机勃勃的双乳,让我此时自制不已,真的好想
    冲下去吸吮和把玩它们。还有就是秋月的胯部,果然如此,秋月的胯部有一小撮
    黑毛,原本我以为女人胯部长毛会比较别扭,但是不知道为什么,看到雪白光滑
    的玉体配上这措黑毛,反而是充满了一种另类的美,就仿佛是一朵孤立的红花,
    突然给配上了绿叶,虽然颜色不搭调,但是配合在一起,却更加的和谐和完美。
      「哼呲……哼呲……」此时楼下的父亲看着秋月的裸体,呼吸越来越急促,
    仿佛随后要窒息一般,仿佛得了哮喘病一般,看着秋月的裸体,他的呼吸似乎已
    经无法控制。父亲来回的巡视着秋月的裸体,似乎不知道该如何去享用它们,父
    亲此时也傻了。而秋月轻轻抿着嘴唇,双手抓着床单,胸前的双乳偶尔会挺起,
    因为她费力的想要坐起来,但是尝试了几次都失败了,所以秋月的玉体在床面上
    来回的扭动着,乳房也微微的晃动着。试验了好几次后,秋月最终不得不放弃,
    眼角的泪痕不由得更多了。
      「啊…哈哈哈……………………」只见父亲小心翼翼的伸出了双手,之后轻
    轻的放在了秋月乳房两侧的边缘,抚摸着秋月的侧乳,小心的避开秋月的乳晕和
    乳头,之后父亲张开大嘴呼出了一口气,发出了一声舒爽至极的呻吟声和呼吸声。
      父亲的大手轻轻抚摸摩擦着秋月的乳房两侧,秋月原本分开的胳膊顿时夹在
    了腋下,似乎想把父亲的大手挤出来,但是根本无法阻止。
      「咯吱……」父亲抚摸到秋月的乳房两侧后,终于忍受不住了,他双手抚摸
    着秋月的双乳外侧,之后双膝跪上了床,分开跪在秋月的身体两侧,双手捧着秋
    月的侧乳,把它们挤压在一起,形成了一道深深的乳沟。此时的父亲跪在秋月的
    身体两侧,上半身趴在床上,活像一只四肢着地的大王八,只是让我有些郁闷的
    是,父亲的身体竟然把秋月雪白的玉体给挡住了大半,我现在从上面只能看到父
    亲厚黑的后背,还有粗粗的水桶腰,还有因为趴伏而崛起的黝黑屁股,父亲的屁
    股因为趴伏而裂开,似乎隐隐可以看到父亲又大又黑的屁眼,而且父亲的臀沟里
    都是黑毛,后来我才知道那些叫做后腚毛,一般的成人都有。
      不过刚刚欣赏了秋月的玉体,让我的口水都流出来了,现在一下子被父亲的
    「玉体」给挡住了,而且浑身黝黑,还有黑毛、粗腰、大屁眼,和秋月一比太恶
    心了,弄得我一阵反胃差点吐出来。男人看男人的身体,一般都会有一些反感的,
    除非是同性恋才会喜欢。「嘶嘶……」父亲此时趴在秋月的身上,似乎在闻嗅着
    秋月的乳香,屁股一个劲的往后撅,而那根粗长的阴茎此时就搭在了秋月的小腹
    和胯部中间。
      「嗯……」突然,秋月发出了婉转的闷哼呻吟声,同时原本紧夹的玉臂不由
    得分开,再次抓住了床单,同时她的娇躯微微左右晃动了一下。
      「滋……」与此同时,父亲低头对准了秋月左侧的乳房,之后就听到了一声
    剧烈的吸吮声。此时我看不到父亲的脸,也看不到秋月的乳房,因为被父亲挡的
    正正好好。但是我可以想象,父亲一定是用大嘴吸吮住了秋月的香乳,好在秋月
    右侧的乳房再次显露了出来,父亲的大手小心的托着它的外围,看着乳房顶端的
    那颗粉色娇嫩的蓓蕾,我真的好像吸一口啊。
      「滋滋滋……嗯……滋……唔……」此时我看着父亲的后脑勺微微的左右摇
    晃着,看得出来父亲此时晃动着嘴巴用力吸吮着秋月的乳房,同时叼着秋月的乳
    头一深一浅的吞吐着。父亲的头部很宽,脑袋大脖子粗,但是还是无法完全挡住
    秋月的乳房,从父亲的脑袋两侧,还是能够看到秋月被父亲嘴巴压扁的侧乳。
      此时我的口水流出来了,控制不住的在口中分泌唾液,我只能把它们都控制
    在口中,之后把它们都咽到肚子里。我好馋,太馋了,尤其是听到父亲不断的呻
    吟闷哼声,可以预想秋月的乳房一定十分的好吃,只是我吃不到,只能看着父亲
    吃,我只能自己在这里眼馋。
      「唔……滋……啵…………唔……滋…………」父亲在秋月的左侧乳房上吸
    吮了一会后,不由得就转移到了另一侧乳房,开始吸吮秋月右侧的乳房。而被父
    亲吐出的左侧乳房上,顶端那颗粉色的蓓蕾此时已经湿漉漉的,乳头完全的勃起
    了,刚刚就仿佛是一个花骨朵,现在终于含苞待放了,比刚刚更加的艳丽了。唯
    一影响视觉的就是上面沾满了父亲留下的唾液,把秋月的乳房蓓蕾给玷污了,如
    果留下我的唾液嘛,那就完美了。不过此时我虽然吃不到,但是看着父亲品尝,
    自己也激动的不行,也算是父亲现在帮我完成「心愿」吧。那个时候的我,真的
    是太傻太傻了……
      「滋滋……唔……唔……好香……好暖和……滋滋……啵……好嫩………
      …」
      此时父亲撅着大屁股趴在秋月雪白的身体上,脑袋左右的摇晃着,在秋月的
    两个乳房上来回的吸吮和品尝着。父亲或许此时感觉到脑袋有些不够用了,如果
    此时长着两个脑袋该多好啊,可以同时品尝秋月的两个乳房。不过虽然没有长出
    两个脑袋,父亲也想出了办法,只见父亲的双手抚摸着秋月的乳房外侧,之后用
    力往中间一挤,秋月的乳房太丰满了,所以两个乳房顿时被挤在了一起,两颗蓓
    蕾也无限的彼此接近,虽然中间还有缝隙和距离,但是已经足够父亲的大嘴一起
    含住它们。
      「唔…嗯…………」果不其然,把两个乳头挤压到一起后,父亲顿时把两个
    乳头都含进了嘴里,而父亲的脸也盖住了秋月的胸脯正中间,从父亲的脸颊两侧,
    露出了秋月丰硕的侧乳。
      「啊……」而当双乳被一起含住的时候,躺在床上的竟然再也无法忍耐,抿
    住的嘴唇骤然崩开,发出了今晚的第一声真正意义上的叫床上……
                    67
      秋月此时只能微微的扭动身体,似乎想拉扯自己的双乳躲避父亲的大嘴,但
    这一切都是徒劳的,她此时只能紧紧的夹紧双腿,同时她的小腹已经感受到了父
    亲胯部阴茎的坚硬和火热。秋月丰满的乳鸽被父亲吸吮亲吻着,同时双手在她的
    侧乳上揉捏和把玩着。
      「啵……」吸吮了许久之后,父亲终于吐出了秋月的乳头,之后继续往下吻
    去。此时秋月奶白色的双乳上已经布满了父亲的口水,乳房上留下了一个个浅浅
    的红色指痕。秋月的皮肤很嫩,轻轻一捏就会留下红印子的。父亲的大嘴顺着秋
    月的肋骨和下腹往下,留下了一个个红色的吻痕,父亲的身体也往下移动着,渐
    渐的他就来到了秋月的胯部位置,父亲此时就趴在那里,低头看着秋月胯部。
      「嘶……」父亲的脸来到秋月的胯部后,不由得凑到秋月的阴毛位置,之后
    贪婪了闻嗅了一下,看父亲的样子似乎比吸旱烟还要舒服和过瘾。而此时的秋月
    感受到了父亲的鼻息,她睁开了眼睛,此时眼中已经布满了泪光,她的眼球往下
    看着父亲的脑袋在她的胯部,同时父亲呼出的粗重鼻息吹动着她的阴毛。
      「唔……」猛然间,父亲把脸拱在了秋月的胯部阴毛上,用鼻子顶动闻嗅着,
    而这一瞬间,秋月的双腿不由得夹的更紧了,双手死死的揪着床单,同时秋月不
    由得看向了房门和窗帘,似乎在这一刻她希望有一个人能够来拯救她,哪怕是我
    也可以。每每回忆起来,我对当时都回忆不已。当时我虽然年纪小,手无缚鸡之
    力,但是只要我到楼下喊一声,或许直接去敲门,相信父亲会终止一切的,但现
    实就是现实,没有如果……父亲闻嗅了几下后,就不由得起身跪在了秋月的旁边,
    直立身体看着秋月赤裸的娇躯。
      「呼……」父亲深吸一口气,此时他其实已经急不可耐了,但是他还是强忍
    着缓慢的进行,当时我也不知道是因为什么。深吸一口气后,父亲似乎是下定了
    什么决心,他的双手扶着了秋月笔直修长的大腿,之后轻轻往两边分开,但是这
    一刻秋月不知道哪儿来的力气,竟然夹紧双腿与父亲的双手对抗,可以清晰的看
    到秋月双腿肌肉的紧绷,似乎还有腿筋在蠕动。只不过秋月的力气和父亲相比,
    根本不是一个级别的。秋月因为被下药,此时本身就没有力气,而处于情欲旺盛
    的父亲,力气比以往都要大。所以父亲很轻松的就把秋月的双腿分开了,同时父
    亲把双腿也挪动到了秋月的双腿中间,这样一来就算父亲松开手,秋月的双腿也
    无法再次闭合了。
      此时我也终于看到了秋月的胯部,这是我第一次看到成年女人的胯部,和那
    些小女孩的胯部真的不一样。秋月胯部的阴毛并不算太多,只是两片粉色的阴唇
    十分的明显,秋月的皮肤很白,但两片阴唇是粉色,所以对比之下看的十分的清
    晰,阴唇周围只有少量的阴毛,阴毛大部分集中在胯部的上方。记得看到那些小
    女孩的胯部,都和身体皮肤一样的颜色,而且原没有秋月阴唇这么的肥厚。此时
    秋月的阴唇湿漉漉的,上面仿佛刷了一层油一般,而且似乎十分的肥厚。此时我
    不由得想到我昨晚抚摸秋月的胯部,当时摸到了仿佛蚌壳一样的东西,中间还有
    一道缝隙,看来就是秋月的阴唇了,而且当时摸起来湿湿的、黏黏的。
      父亲分开秋月的双腿后,撩起了秋月的腿弯,之后把秋月的双腿蜷起,扶着
    膝盖压向了秋月的胸前,膝盖差点触碰到秋月的双乳之上。而秋月的胯部已经被
    分开到了最大,甚至两片阴唇也微微的裂开了。随着父亲把秋月的双腿压成了M
    型,秋月的屁股也不由得抬头,原本胯部是平行床面,现在变成了与床面垂直,
    我从上往下看,正好看到了秋月的阴道口。虽然当时我不知道女人的阴道其他的
    用途,但是我第一次看到它,自然而然的就产生了生理反应,想用阴茎去触碰它,
    或许这就是人类的本能吧。
      而双腿被父亲分开压起,秋月的双眼紧闭,眉头紧紧的皱起,五官充满了纠
    结,此时秋月心中的不愿和挣扎已经到了极点。她的双手松开了床单,想要抬起
    却无法做到,她的上半身往起来,但也无法做到,同时她的红唇微张,想要说话,
    但是根本无法说出来,只能急促的娇喘着。父亲此时趴在秋月的胯部,双手死死
    的压着秋月的膝盖,让她的双腿成M型大大的分开。父亲低头近距离看着秋月的
    阴道,他的呼吸越来越急促,他不断的吞咽着唾液,似乎想亲上去。这个时候我
    不由得回忆起那几晚,父亲趴在秋月的屁股后吸吮舔弄着,现在我终于知道了,
    父亲舔弄的就是秋月胯部这两片阴唇了,只是真的那么好吃吗?为什么我一想到
    ……就感觉到恶心呢?
      「秋月,我知道你现在不情愿……但是你知道吗?当你从外面回到咱们村里
    的时候,我看到你的第一眼,我就喜欢上你了。我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对一个
    比我小二十多岁的女孩动心,或许这就是缘分吧……」
      「本来一切都相安无事,我对你算是一种欣赏,但是你经常来我家,照顾小
    康他妈,照顾我,给我们做饭,还给我们洗衣服等等,你的一颦一笑都印在我的
    脑海中挥之不去。」
      「我承认,让你嫁入我家当娘妻,其实我是有私心的,你可以说我蓄谋已久,
    确实如此。小康母亲去世了,我也就没有什么顾忌了,我已经十几年没有碰过女
    人了你知道吗?这种滋味你是无法理解的。」
      「以前的时候,我本想着等你和秋月圆房后,我再占有你一次,哪怕只有一
    次两次我也知足了。但是和你相处的时间越久,我对你的迷恋越深,而且知道你
    是处女……你知道这对我来说意味着什么吗?所以我今天决定铤而走险,能够得
    到你的处女身,我今生都无憾了……」
      「秋月,我知道我现在是迷奸,也属于强奸,是在犯罪……但是请你原谅我,
    哪怕过后你报警抓我,我都无怨无悔,强奸罪至少三年,我知道,但是为了你,
    我愿意付出这三年的时间……」
      父亲此时看着秋月的脸部,双手扶着秋月的膝盖,对着秋月深情的说道。当
    时我年纪小,差点被父亲这通深情的告白感动的痛哭流涕,但心中自然有浓浓的
    醋意,同时我也知道了一个秘密。原来父亲当时和母亲力保把秋月娶进门,原来
    不是为了我,父亲有他自己的私心,我说一直以来我感觉不对劲,而且父亲对我
    那么的敌意。原来父亲是拿我当挡箭牌,把秋月取了回来,用我的名义来给他娶
    媳妇?怪不得秋月对我好,和我亲密的时候,父亲是一脸的郁闷,而且看我的眼
    神那么的可怕。以前是我把父亲当成了情敌,因为秋月是我的媳妇,感觉他抢了
    我的秋月,现在才知道,父亲是把秋月当成了他媳妇,把我当成了情敌,他认为
    是我抢走了他的秋月……
      不对,还是哪儿不对……只不过到底是哪儿不对,我却有些摸不着头脑……
                    68
      父亲说完那些话之后,就打开了旁边的窗帘,那个为俩人以前遮羞的窗帘,
    不过这一刻,这个窗帘似乎没有任何的用处了。父亲把窗帘一把扯下,之后从他
    那屋的小床上拿出了一个布包,之后扯出了一块白布。那块白布洁白无瑕,和秋
    月的身体一样的奶白,显得圣洁无暇。
      「秋月,这块白布是我昨天新买的,最好的材质,它就像你一样雪白,你在
    我的心中就像它一样。」父亲在秋月的面前摊开了那块白布说道,之后不由得把
    白布放在了秋月的屁股下面,摊在了那里。秋月此时被父亲分开双腿,她的双腿
    想要重新闭合,奈何父亲就跪在她的双腿间,让她一切的反抗都是徒劳的,同时
    秋月的眼睛微睁看着父亲,泪珠从眼角滑落,她看着父亲的眼神带着乞求,还带
    着一丝可怜,让人和她对视后忍不住怜惜。
      「秋月,我让你很幸福的,余生我只为你……」看到秋月的眼神,似乎也让
    父亲心中涌起一丝不忍,但心中的占有欲还是让父亲无法退缩,无论前面是刀山
    还是火海,都无法阻止他今晚彻底占有秋月。
      「呼……」这一刻还是到来了,父亲把白布垫好之后,他双腿重新扶住了秋
    月的膝盖,之后把秋月的双腿压到了她的乳房上,此时秋月的胸部随着呼吸剧烈
    的起伏着,甚至顶起的乳尖都触碰到了她的膝盖。而与此同时,父亲跪在床上的
    双腿不由得向前移动,离秋月的胯部越来越近,他胯部的大阴茎此时直翘翘的挺
    立着,随着他的移动而上下晃动着,很快父亲的大阴茎就搭在了秋月的小腹上。
      此时我不由得好奇起来,亲嘴也亲了,吃奶也吃了,接下来还能干嘛?因为
    从小看电视,电影,里面的男女就是亲嘴拥抱,就算村里放过三级片,也是看到
    摸奶吃奶,没有其他的情节,所以我潜意识中认为男女亲热只限于此,不过这些
    都让我羡慕和激动不已了。看到父亲的大阴茎搭在了秋月的小腹上,虽然我不明
    所以,但是为什么我的心跳此时突然加快,同时感觉到自己的胸口十分的沉闷,
    心慌意乱,仿佛接下来有一件大事将要发生一般。
      只见父亲把粗长惊人的大阴茎搭在秋月的小腹上后,双腿不由得死死抓着秋
    月的膝盖,把秋月的屁股都压得抬起,同时父亲的胯部慢慢的后移,那根粗长的
    阴茎龟头搭在秋月的小腹上慢慢的后撤,沿着秋月的小腹向胯部滑动着。硕大的
    龟头划过了秋月的阴毛,划过了秋月的尿道口,很快就滑到了秋月的两片已经湿
    润的阴唇中间。而小腹到阴唇这段小腹上,带着一条湿润的粘液线,都是父亲的
    龟头马眼分泌出来的。此时我不由得摸了一下我的胯部,发现我的胯裆也湿漉漉
    的,分泌的粘液弄湿了内裤,比以往分泌的都要多,黏黏的,滑滑的,让我十分
    的难受。
      「滋……」当父亲的硕大龟头抵在秋月阴唇中间的时候,龟头和茎身的重量
    让阴茎往下一压,瞬间就压进了阴唇的中间,把秋月的两片阴唇微微的分开了。
      「呃……」我的呼吸猛然停滞了一下,不知道为什么,看到这一幕,我浑身
    打了一个冷战,我此时不由得身临其境,仿佛和父亲身体附在一起一般。以前我
    怎么没有想到过?如果把我的阴茎这么和秋月的那个地方触碰在一起,想象中似
    乎蛮舒服的。我不由得把手再次伸进裤裆里,用自己已经出汗的手掌握住了自己
    的小阴茎,嗯,这种感觉真的蛮特别的,而且蛮舒服的。
      而楼下的秋月,此时感受到了父亲那根火热的大阴茎,尤其是阴茎沿着她的
    小腹往下滑动的时候,秋月咬着自己的红唇,双手死死的抓着床单,把床单揪起,
    似乎要借着床单的力撑起上半身,但是她尝试了好几次,还是无法起身,最多把
    后脑勺从枕头上略微的抬起,最终还是无力的重新躺回到枕头上,同时她被压成
    M型的双腿肌肉也不由得收缩着,纤细的腰肢也略微的扭动着,同时丰满的双乳
    不由得略微拱起。看的出来,秋月似乎在用尽全力想要起身或者挣扎,奈何父亲
    不知道哪儿弄来的药物,让秋月此时清醒,却没有半分的力气,只能睁眼和呼吸,
    看着父亲一点点亵渎自己的身体。
      「不……」许久之后,秋月的红唇微张,从红唇中间发出了一个字,十分的
    虚弱,十分的沙哑,但还是足够让我和父亲听到的,声音已经不是秋月原本的声
    音,充满了疲惫,仿佛是用尽全身力气挤出来的一般。而听到秋月的这个字,父
    亲的动作不由得短暂的停止,他低头看着秋月,似乎在和秋月对视着,秋月的眼
    睛忽闪忽闪的,豆粒大的泪珠不断的滑落。
      「呼……」看到秋月的这个样子,父亲不由得再次重重的呼出一口气,之后
    水桶粗的腰部突然发力,往前顶去。父亲双手死死压着秋月的双腿,让她无法闭
    合,而那根粗长的大阴茎根本不用手去扶,抵在秋月的阴唇中间,随着龟头往前
    顶动,两片粉色的肥厚阴唇顿时被龟头分开,紧紧的包裹着父亲龟头尖锐的头部,
    把那个正在溢出粘液的马眼给含了进去。父亲的大龟头顿时大半消失在秋月的阴
    唇中间,同时父亲还在用力,此时我看不到父亲的正脸,但是我可以看到父亲的
    侧脸,尤其是父亲长满胡茬的腮帮,此时父亲的腮帮肌肉不断的鼓起,似乎正在
    咬牙切齿的一般。
      「噗呲……」很快,随着一声空气被挤出的声音,父亲硕大的龟头顿时消失
    在秋月的两片阴唇的中间,还发出了一声犹如放屁一般的声音。父亲的龟头是成
    桃子形状的,所以在插入的过程中,秋月的阴唇被慢慢的分开,当分开到和父亲
    龟头一样宽的时候,秋月的阴唇由不由得主动收缩,一下子主动把父亲的龟头给
    含住了。两片阴唇死死的包裹住父亲的龟头,阴唇的边缘勒住了父亲阴茎龟头后
    面的冠状沟。
      「呃……」看到这一幕,我不由得睁大了眼睛,我不由得拿手轻轻的揉了揉
    自己的俩眼睛,怀疑自己是不是看错了?人的阴茎……人的阴茎竟然可以插入到
    女人的下面?我记得我看过小女孩的下面啊,就一个尿尿的地方,很小很细的,
    可是秋月尿尿的地方为什么会……刚刚我只是看到秋月的胯部有一道缝隙,只是
    没有想到这道缝隙竟然可以分开,而且还可以插入这么粗的大阴茎。这一幕再次
    颠覆了我的三观,父亲和秋月此时正在给我一点点的普及生理和性爱的教程,当
    时我的感觉还不算太过强烈,直到后来我懂得一切后,我才知道这堂「成人教育
    课」,我所付出的代价究竟有多大。
      「呃…哦…………」当父亲硕大的桃子龟头插入秋月的阴唇中间后,父亲不
    由得发出了一声犹如野兽低吼般的呻吟声,同时他的头部不由得略微扬起,此时
    我也再次看到了父亲的脸,此时父亲的五官微微的扭曲,显得丑陋无比,脸上的
    表情似乎代表着他强忍着什么。而躺在床上的秋月也是如此,她在父亲的龟头插
    入的瞬间,玉体剧烈的颤抖了一下,同时胸部不由得向上挺起,死死的咬住了自
    己的下唇。
      「求……求……不……不……不要……」秋月此时仿佛最后来了一丝力气,
    也仿佛是激发了身体最后的一丝潜能,她睁开眼睛看着父亲,紧咬的红唇崩开,
    短暂且虚弱的短短续续吐出了这么几个字。连我看到秋月的这个样子,都有些于
    心不忍了。
      父亲呢?或许也是如此吧?只是父亲听到秋月的这几个字后,仿佛受到了什
    么刺激一般,只见他的腮部肌肉再次蠕动了几下。
      「哼……」父亲不由得发出了一声闷哼,同时胯部再次用力往前一顶……
                    69
      「噗呲……」随着父亲的胯部用力往前一顶,顿时再次发出了一声空气被挤
    出的声音,声音很大,我在楼上可以听的一清二楚。而原本只是插入一个龟头而
    已,但是随着父亲这一插,硕大的阴茎顿时插入了一半,一半插入到秋月的阴道
    中,另外一半还暴露在空气中。不知道为什么,随着父亲阴茎的这么一插,我感
    觉父亲的阴茎仿佛是一把刀子,插入了秋月的阴道中,也插入了我的心脏,我顿
    时感觉到心脏一阵痉挛般的抽痛,仿佛是岔气了一般。与此同时,躺在床上不能
    动弹的秋月,随着父亲这一插,上半身猛然挺起,同时一双玉手死死的抓住了床
    单,仿佛随时可以把床单揪破。
      「啊…………」与此同时,秋月紧咬的红唇顿时张开,发出了一声痛呼婉转
    的呻吟声,同时紧闭的双眼根本拦不住泪水,豆粒大的泪珠从秋月的眼中挤出,
    顺着眼角滑落到枕头上。秋月的上半身挺起,只用后脑勺和臀部支撑身体,腰部
    和后背几乎都挺离了床单,玉体在父亲的前方剧烈的颤抖着。
      「熬呜…………」而把一半的阴茎猛烈的插入后,父亲再次仰头发出了犹如
    狼叫一般的呻吟声,嘴角和脸蛋快速的抖动抽搐着,仿佛忍受着极大的刺激一般。
      三个声音,几乎在同一时间响起,我不由得用小手捂着自己的胸口,从小到
    大,我从来没有感觉到胸口如此疼痛过,我不断调整自己的呼吸,让心口那种揪
    心的疼痛慢慢的缓和下去,同时心中十分的惊讶,因为秋月的阴道竟然能够容纳
    下父亲那么大的阴茎,虽然只有一般,但是已经赶上我的小手臂的长度和粗度了。
      让我真的不敢相信眼前的一切,原来竟然还可以这样……
      「秋月……好紧……好热……好舒服……我终于得到你了,秋月……不论今
    后发生什么,不管我会付出什么样的代价,但我至少得到了你的处女身,你的处
    女膜是我破的,我死而无憾了……」父亲双手死死的压着秋月的双腿,之后低头
    对着秋月深情的说道,声音带着颤抖,极力控制自己的呼吸,同时他的身体也颤
    抖着。
      「我要继续了,忍着点……」父亲再次说了一句,同时胯部不由得再次往前
    一顶。
      「噗……」只见父亲的阴茎一下子尽根没入,消失在了秋月的阴道中,而秋
    月的阴道口发出了一声犹如放屁一般的声音,之后再也看不到父亲的阴茎了,只
    能看到父亲的胯部和秋月的胯部死死的顶在一起,俩人胯部的黑毛也紧紧的挤在
    一起,彼此纠缠着。
      「啊……」原本刚刚咬住红唇的秋月,红唇不由得再次崩开,发出了一声虚
    弱无力且充满绝望的呻吟,原本刚躺下去的上半身不由得再次拱起,同时她的手
    指上的美甲在床单上挠出了一道深深的抓印痕迹。
      「哦………………舒服……」把阴茎完全的插入后,父亲也彻底的占有了秋
    月的第一次,父亲再次发出了一声呻吟,之后声音略微沙哑的说了两个字。
      「呃……」看到这一幕,我不由得嘴巴张成了O型,已经彻底吓傻了。我不
    由得看了看自己的小手臂,父亲和我手臂一样尺寸的阴茎,竟然一下子插入到了
    秋月的阴道。当时我也不知道阴道的概念,只是知道秋月尿尿的地方能够完全能
    够容纳父亲尿尿的地方,那么容纳我的小鸡鸡岂不是绰绰有余?同时我的小鸡鸡
    似乎要爆炸了,顿时一股酥麻感从阴茎和小腹传来,席卷了我的全身,我的鸡鸡
    头部涌出了一丁点的粘液,比刚刚要多不少。这一瞬间只有很短,但是非常的舒
    服。这是我第一次射精……不应该说射精,因为当时我还没有精液,但是我高潮
    了,射出了一点前列腺液,是透明的,黏黏的,真的好舒服好舒服,从来没有过
    的感觉。
      「呼……」我小声的呼吸着,在高潮后的瞬间,我也顿时仿佛失去了所有的
    兴趣,尤其是对楼下的兴趣。
      「秋月……我知道你很疼,也知道我现在很野蛮……但我就是想这样的占有
    你……勇往直前,不想后退……」楼下,父亲体会着秋月处女阴道的快感,温柔
    的对已经无法言语的秋月动情的说道,仿佛这是俩人历史性的时刻。确实,自从
    长大后的秋月回到村子后,不知道成为了多少村里男人的梦中情人,自然包括我
    这位道貌岸然的父亲,或许父亲当初破例招工秋月的残疾父亲开始,父亲就已经
    瞄上了秋月。一样的工钱,为什么不雇佣一个正常人呢?秋月的父亲略微残疾,
    还比较瘦弱,村里人都夸父亲是好人,秋月家里也因此对我家里感恩戴德,也是
    因为如此,秋月经常到我家里照顾我生病的母亲等等,甚至答应嫁给我当娘妻,
    一切的一切……都是一场阴谋,不过等我懂得这一切的时候,已经太晚太晚了。
      虽然我当时不懂,但当时的秋月似乎都明白了,在之前很长一段时间都明白
    了。但是明白了又能如何?已经嫁到了我家里,成为了我的娘妻,村里人最注重
    这些了,秋月可能后悔了,但是已经晚了,现在秋月终于付出了应该有的代价。
      如果母亲晚走两年的话,或许……就不会被父亲拔得头筹了。只可惜……世
    上没有如果,在母亲躺过好几年的床上,父亲背叛了母亲,背叛了我,在这个床
    上占有了自己儿媳的贞洁。
      「秋月……你放心,以后我会对你好的,你要什么都可以,一切都听你的,
    不要哭了……我只有现在这一个奢望……以后我都听你的……」父亲的文化水平
    并不高,也不知道这些话是不是事先组织出来的,就这么保持着插入的姿势,对
    着秋月深情的表白。不过和别人的表白不同,别人都是表白成功了再上床,而父
    亲是先上床再表白,先斩后奏的夺走了我妻子的贞操。
      「还疼不疼?」父亲不由得再次询问了一句,十分的温柔,带着一丝讨好。
      而此时的秋月一言不发,抓着床单的双手已经松开了,闭着眼睛不住的哭泣
    着,两个鼻孔不断的扩张着,上半身已经重新躺在了床上,仿佛是一滩软泥,没
    有了一丝的力气,而她的脸测在一旁,充满了忧伤和绝望,她的下唇带着一个清
    晰的牙印,那是被她刚刚自己咬出来的。只有她因为疼痛颤抖的双乳,说明她此
    时身心具备的痛苦。
      「那我开始了……」察觉到秋月没有反应,似乎不由得再次「贴心」的说了
    一句话。
      此时我都可以看出来,秋月的不愿,之所以没有反应也是懒得搭理父亲而已。
      但是父亲却自以为是的当成默认,强行插入秋月,现在又反过来装出一副贴
    心的样子。虽然我当时只有十二岁,但是已经知道了「虚伪」这个词语。父亲刚
    刚对秋月的这通「表白」,显得深情又「无奈」,但根本掩饰不住他此时的兴奋
    和欣喜,他似乎一点也不担心和害怕秋月过后找他算账,估计他之所以敢这么敢,
    也是事先考虑了良久,也衡量了很久。察觉到万无一失,他敢这么做,但这也毕
    竟是一场赌博,父亲只是感觉胜算比较大罢了。一来是秋月过后因为家丑不敢张
    扬,二来是如果秋月报警,那么父亲就会被抓进监狱,到时候秋月…犹如是我该
    怎么办?这个家就毁了,也是想到这些,父亲才会有恃无恐。
      「嘶……」父亲刚说完话,就不由得挺起上半身,同时双手扶住秋月的腿弯,
    之后胯部不由得往后慢慢的撤,那根插入在秋月阴道中许久的阴茎开始慢慢的拔
    出,只不过拔出的阴茎上竟然带着红色的血丝,十分的明显。
      看到那些血丝,我的手不由得抓紧,同时心中吓坏了,充满了对秋月的担心,
    而父亲看到这些血液却是无比的兴奋。秋月流血了,受伤了,为什么父亲不担心
    反而这么兴奋呢?
                    70
      父亲粗长的大阴茎一点点的从秋月的阴道中拔出,原本干涸的茎身上此时沾
    满了白里透红的粘液,透明的粘液中带着一条条血丝,与此同时秋月的两片阴唇
    也随着父亲阴茎的拔出而外翻着。父亲的阴茎很长,慢慢的往出拔似乎没有尽头,
    等拔出二十多分、比我上学用的格尺还要长的时候,终于拔到了尽头,同时秋月
    的阴道口也微微突出一个球形,看来是父亲的大龟头还在里面。我刚刚暗自比较
    了一下,父亲的大龟头貌似和我家母鸡下的鸡蛋差不多大,甚至还要大一点,而
    我的小龟头,和鹌鹑蛋差不多大,简直是没有可比性。
      「嘶……」阴茎拔出的过程中,父亲不由得慢慢的倒吸一口凉气,眼睛低头
    顶着自己的阴茎从秋月的阴道中拔出,身体颤抖着,双手抓着秋月的膝盖轻轻的
    摩擦揉捏着。
      「呼……」当阴茎拔到只剩龟头的时候,父亲不由得把吸进肺里的凉气吐出
    来,不过凉气经过父亲肺叶的加工,已经变成了火热的气息,同时父亲的胯部再
    次往前顶,粗长的阴茎再次慢慢插入到秋月的阴道中,二十多公分的大阴茎慢慢
    的消失在秋月的阴道中,秋月原本外翻的阴唇此时不免得内凹,撸动着父亲的茎
    身,把父亲阴茎上白里透红的液体都「搜刮」了下来,堆积在了秋月的阴道口。
      「啪……」当父亲的胯部和秋月的胯部再次撞击在一起的时候,发出了十分
    轻微的一声撞击声,俩人的阴毛重新纠缠在一起,不过因为「搜刮」下来的粘液
    和血丝,俩人的阴毛不由得沾湿了,黏黏的触碰在一起。
      「啊……」在父亲刚刚拔出和轻微插入的过程中,秋月闭着眼睛不断的流泪,
    红唇张开不断的喘着粗气,不过她强忍着没有发出声音,当父亲的阴茎重新尽根
    没入的时候,尤其是胯部撞在一起的时候,秋月还是没有忍住,从红唇中发出了
    一声带着痛苦的呻吟声。同时她的双手死死的抓着床单,这或许是她唯一能够发
    力、缓解内心痛苦的方式了。
      「嘶……呼……嘶……呼……」此时的父亲就像是我们家做饭用的那个大风
    箱,随着拉拔不断的吸气和呼气,吹动着灶内熊熊的烈火。不过此时父亲拉拔的
    不是风箱的拉手,而是他粗长的大阴茎。父亲的阴茎开始在秋月的阴道中缓慢的
    进出,拔出到只剩龟头,插入到无可插入,直到俩人胯部撞击在一起为止,父亲
    抽查的速度也越来越快,每抽送一个来回,下次的速度就会加快。同时父亲的眼
    睛一会看看秋月的脸庞,一会看看自己粗长的阴茎。
      此时我的手纂的紧紧的,当时我傻逼的认为秋月受伤了,秋月在被父亲体罚,
    就仿佛是打我屁股一样,看到父亲「折磨」秋月,我想去救她,却没有任何胆量,
    只是抓着小手跟随着秋月一起流泪。我在心里暗暗想着,等我长大之后,如果父
    亲敢欺负秋月,我就一定要保护秋月。只是当时我却没有体会到,自己的妻子已
    经失去了贞操,被我父亲给夺走了。世上有一种恨,不共戴天——夺妻之恨。此
    时我就经历着这个过程,但是我还不算很懂,根本不懂得自己到底失去了什么,
    只是傻傻的认为秋月哭,我心里痛,就这么简单而已。
      「不疼了吧?是不是好多了?」父亲抽送了大约三十几下后,看着秋月微微
    舒展开的脸,喘着粗气轻轻的说道,此时秋月的脸上痛苦减少了很多,似乎破身
    之后,处女膜不再流血了,而且阴道也被父亲的阴茎一点点的扩充,不再那么疼
    了。
      「那我开始了哈……真的好紧,好舒服……真是死一百回都值得了……」父
    亲看到秋月没有反应,不由得深吸一口气说道。此时俩人的胯部已经是一片狼藉,
    俩人的阴毛都被白里透红的粘液沾湿黏在一起,每次俩人胯部分开的时候,还会
    连起一根根带着血丝的粘液,而父亲抽出的阴茎上已经看不到多少的血丝了,大
    部分都是透明的粘液,里面的红色越来越少。
      「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
    啪…啪啪啪啪………………」父亲的抽送越来越快,越来越快,最后达到了一秒
    钟抽送三四下的频率,而父亲长满阴毛的胯部和秋月的胯部快速的撞击在一起,
    发出了啪啪啪的肉体撞击声。父亲的粗腰此时非常的柔韧,来回的抽送十分的规
    律和均匀,没有一丝的紊乱,那根粗长的大阴茎在秋月的阴道中进进出出。
      「哼呲……呲……嗯……哼呲…………嗯嗯……哼…………」此时的秋月死
    死的抓着床单,同时也用银牙死死的咬住了自己的下唇,五官微微有些扭曲,眼
    睛紧紧的闭着,似乎极力压制和忍耐着什么。不过秋月的两个鼻孔不断的扩张和
    收缩着,同时她的鼻腔不住的发出一声又一声闷哼。而那双抓着床单的双手,一
    紧一松不断的「折磨」着薄薄的床单,留下了一个又一个褶皱。
      此时我不由得擦干了眼泪,因为此时自己哭的心情被一点点扰乱了,楼下有
    一个场景吸引到了我,那就是秋月不断上下摇晃画圈的双乳。秋月的胯部不断被
    父亲撞击着,雪白的娇躯不断的上下晃动着,玉背和屁股在床单上上下摩擦着,
    让床单不断上下变换着褶皱。同时秋月的双乳随着身体的晃动而上下翻飞着,而
    且是来回画着椭圆一般的轨迹。秋月的双乳十分的有弹性,所以摇晃的范围并不
    大,两个粉色的乳晕和乳头画出一道又一道美丽的弧线,在洁白的LED灯光下
    是那么的耀眼。尤其是那两个犹如蓓蕾一般的乳尖,真的好像上去吸吮一口。只
    是可惜,已经被父亲品尝过了,而且乳房上还留有不少父亲留下的红色指痕,让
    雪白浑圆的双乳多了一些不协调的瑕疵。
      「啪叽啪叽啪叽啪叽……」而俩人胯部原来沉闷的撞击声也不由得变了声色,
    因为胯部的淫水越来越多,不断的从秋雨的阴道中分泌,被父亲的阴茎仿佛皮搋
    子一般从阴道中抽出来,最后汇集在俩人胯部,被撞击分散开来,而大部分的粘
    液似乎顺着秋月的胯部,流过俩人相连的下方,汇集到了秋月屁股底下那块白布
    上。那块洁白的白布顿时变得湿漉漉的,一个圆形的湿润痕迹就定格在俩人相连
    性器的下方,随着透明粘液的慢慢的渗入和蒸发,残存的红色血丝一点点的明显
    加深,就仿佛是一朵含苞待放的小红花,此时随着父亲的抽送越来越快,时间的
    推移,那朵红色的小花慢慢的开放了,越开越大,越来越美丽,鲜红多汁……
      「嗯……嗯……嗯……嗯……哼……」而随着父亲的抽送,秋月原本的闷哼
    也似乎变了音色,虽然她的五官还比较扭曲和纠结,虽然她还在咬着红唇不发出
    声音,但是她的闷哼中蕴含的痛苦似乎越来越少,而且还多了一丝其他的味道,
    我当时听在耳朵中,怎么好像是秋月给我掏耳朵或者洗澡时候,我发出的那种舒
    服的感觉?真的有点像啊,难道说秋月现在开始变得舒服了吗?
      看着父亲那根粗长的大阴茎在秋月的阴道中抽送,而且变得越来越柔韧有余,
    同时父亲的呼吸十分的急促,不断的发出一声又一声的低沉怪叫,仿佛体会着什
    么最最极致的舒服。而我此时的小脑袋是一片乱麻,毕竟还小,接触到的东西不
    是那么多,一时间这么多的新鲜东西涌入我的脑海中,让我一时间小眼乱转,同
    时不断压制着心中那股莫名的揪心疼痛……
      「啪啪啪……」楼下的抽送撞击声越来越快,越来越响亮,我真的想捂住自
    己的耳朵,因为我的耳膜已经嗡嗡作响……
    若本站收录的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删除侵权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