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当前位置
  • 首页
  • 激情文学
  • 最新排行

    【红尘之殇】第二十五章 秋雨凄凉

    发布时间:2020-05-23 00:00:50   


                 第二十五 章秋雨凄凉
      时值九月,风和日丽。虽不是繁花的季节,却另有一番秋高气爽的风韵。
      只是天公的心情瞬息万变,原本晴朗的天空突然被乌云笼罩照。紧接着一阵
    连淅淅细雨连绵而下。
      冰凉的雨滴焦急的击打在树叶上,仿佛在警示暗藏的危急,声如鸣笛,不绝
    如缕。
      长京会所内,张帆进门后四下打量了一番,然后径直走向会员专用电梯。
      「先生,请进行安全检查。」一位会所保安上前拦住张帆说道,「还有,请
    出示您的会员卡。」
      「啪!」
      张帆直接甩手给了保安一巴掌,然后面无表情的看着他。
      「哎呀,帆少爷,您来了?」一个模样像是经理的男人谄媚的冲张帆喊道,
    「帆少爷,他新来的不懂事,您别介意。」
      「对……对不起,帆少!」
      「我能进去么?」张帆问道。
      「能,能,您请进,老板都交代好了,帆少请便!」经理弯着腰做了个请的
    姿态。
      张帆点了点头,随即带着四个保镖走进电梯。
      方若雨和吴总所在的房间叫兰若轩,位于俱乐部大楼八层里侧,是长京会所
    的私人包房之一。吴总不是会员,但每次来帝都朋友都会将这间房留给他。
      兰若轩内,两人只是初步谈了谈两个集团的合作意向,大部分时间还是一边
    吃喝,一边聊些工作之外的趣事。
      虽然是老客户,还有方若云介绍,但真正的合作也不可能是两个人在这种场
    合下就能决定的,这顿饭也就算是看看彼此的诚意,顺便将老关系拉近一些。
      「吱!」
      方若雨和吴总相谈正欢,典雅的木质房门突然被推开,两人相继转头看向这
    个不速之客。
      「方若雨,你们公司都乱成一锅粥了吧?还有闲心跟这花前月下呢?」
      张帆双手插兜,在两人的注视下姿态随意的坐在了方若雨身边的椅子上,然
    后一脸邪气的看着她说道。
      张帆的出现让方若雨有一种不好的预感,她皱着眉头朝门口看去。
      「找谁呢,方总?」张帆满是调侃之意的问道。
      「你把小楠怎么了?」方若雨面若冰霜,语气低沉的问道。
      张帆拿起筷子吃了口东西,然后装作一副迷惑的样子说道:「小楠?我不认
    识,不过刚才我看屋外有个女的,好像是因为不太礼貌,被几个穿黑衣服的兄弟
    教训了一顿。」
      「张帆,你想干什么?」
      「我?我什么也不想干啊,我就是来吃饭的。这不巧了,跟方总你真是无处
    不相逢啊,看来咱俩是挺有缘的。」
      「这位小朋友,这里是私人场所,麻烦你有什么事出去说好吗?」吴总听两
    个人的对话也不像朋友,于是开口提方若雨解围道。
      「吴总是吧,我认识你。」
      「你是?」
      张帆擦了擦手,用自嘲的语气回道:「我是张天泽那不成器的二儿子,对于
    吴总来说,不值一提。」
      「外贸司副司长张扬是我大哥,他让我替他跟您问好。」
      吴总闻言,到时有些惊讶的看着张帆,一时间也没再说话。吴总的公司主营
    产业就是进出口贸易,那张帆的意思不言而喻。
      「张帆,有事咱们出去说!」方若雨站起身,语气冷漠的对张帆说道。张帆
    这幅有恃无恐的模样,让她心里越来越没底。
      「别呀,方总,出去干嘛,有些事在外边办不了。」张帆摆了摆手,示意方
    若雨坐下。
      正当方若雨犹豫不决的时候,门口两个黑衣男子拽着小楠走了进来。
      小楠的嘴角留着献血,脸上有几块青红,原本整洁的着装也稍显凌乱,浅色
    的运动服上还有几道明显的鞋印。
      方若雨刚刚还在疑惑,小楠为什么没有还手,但当她看见小楠脑袋上顶着的
    枪口,也就明白了为什么张帆能这么轻易的走进兰若轩。
      「她一个助理,你让人打他干什么?」方若雨皱着眉问道。
      「哦?那方总的这个助理伸手倒是不错。」张帆耸了耸肩膀回道,「我看方
    总也挺心疼你这个助理,这样吧,我有两个提议,方总你听听。」
      「我没心情听你的什么狗屁提议,赶紧把人放开!」方若雨拍了一下桌子,
    语气凌厉的喊道。
      「呦呦呦,看看,方总长相貌美如花,这气质更是无与伦比呀!生气的样子
    更好看,哈哈!」张帆鼓着掌,一脸不正经的看着方若雨,「不过方总,你不听
    我说完,可能会后悔呦!」
      「那你就有屁快放!」方若雨烦躁的喊道。
      「呵呵,行吧。方总,我开门见山,现在外边都传,我被你打成了重伤,心
    爱的座驾还被你砸个稀巴烂,这笔账,咱们得算一算吧?毕竟我是受害人,要点
    赔偿不过分吧?」
      「方总,看在你是个美女的份上,我也不为难你。桌上两瓶酒,打开的这瓶
    我跟吴总分了,你把剩下那瓶干了,这事咱们就一笔勾销了。」
      「30年的五粮液,好酒啊,方总,我对你不错吧?」张帆拿起桌子上的酒
    瓶,微笑着说道。
      桌上的两瓶五粮液是方若雨特意带来招待吴总的,酒是好酒,三十年陈酿,
    但这五十二度的白酒,任谁也不能轻松的一口气干一斤。
      「张帆,你要想喝酒,回家找你老子喝,我没兴趣!」方若雨脸色越来越阴
    沉。他不明白张帆葫芦里到底卖的什么药。
      「好,方总是有名的伶牙俐齿,我不是来跟你吵架的,我也说不过你,我说
    说这第二个提议。」
      「我这人啊,平时就好助人为乐,所以我这一受伤,就有人替我打抱不平,
    你看,这几个兄弟,好像就很生气。现在这个场合,方总不肯喝酒,那就用她的
    命补偿我吧。」
      张帆面无表情的说道,然后指了指被推到在地的小楠。
      方若雨盯着张帆的双眼,语气不屑的说道:「我不信你敢杀人!」
      「哎,可别这么说,这几个人我都不认识,就是以前顺手帮了点忙,他们想
    干什么跟我没关系,你看,枪可在那位兄弟手里。」张帆连忙摆着手回道。
      「……」
      「张小兄弟,得饶人处且饶人,干嘛非弄得这么僵呢?」吴总适时站出来开
    口劝道。
      「嘘,吴总,看戏得安静。」张帆面色不悦的冲吴总比了个禁声的手势。
      看着方若雨有些难看的脸色,张帆决定再加把火!
      他沉默片刻后突然起身用力拍了一下桌子,然后几乎算是咆哮着对方若雨喊
    道:「方若雨,你别给脸不要脸,我他妈连古天都敢弄死,还差一个小小的保镖?
      你问问我张家有多少人,能毫不犹豫的跟你一命换一命?」
      方若雨确实犹豫了,一方面她觉着自己的酒量还算不错,一斤白酒还不至于
    伤身,无非就是向张帆低个头的事。另一方面正如张帆所说,她不敢赌,张家能
    随便找个死士袭击古天,自然也有人顶替个杀人的罪名。
      其实方若雨想差了,不是人人都像黄瞎子那样不怕死,这几个身强力壮的保
    镖未必敢开枪杀人。
      而且这里是长京俱乐部,帝都市中心。老板给张家的面子,可以让张帆带人
    来会所办事,但这不代表张帆真敢乱来。若是在这把枪整响了,那张帆不但打了
    俱乐部老板的脸,还将张家推到了司法机关的对立面,任谁也救不了他。
      方若雨被最近张家的一系列动作闹得心神不宁,今天又被准备充足张帆堵到,
    一时间陷入了如此被动的局面,思维有些混乱的方若雨只好暂时认输。
      几个人都沉默不语,房间内的气氛像是快凝固般让人有些呼吸不畅。
      张帆走到门口,抬脚踩住小楠的肩膀,随即咬牙对方若雨说道:「我数三声,
    数完,她死!」
      「三!」
      「二!」
      张帆数的很快,表情非常严肃。
      「我喝!」
      方若雨轻声说道,随即打开桌上的整瓶白酒往透明的高脚杯里倒去。
      「呼。」张帆的瞳孔在方若雨出声的一瞬间放大,然后几乎没出声的吐了口
    浊气。
      几个人都不知道,张帆身后那个拿着枪的黑衣男子浑身的冷汗已经将衬衣完
    全打湿。
      「那请吧,方总。」张帆走回桌前给自己到了杯酒,然后冲吴总说道:「吴
    总,一桌好菜,咱们俩陪方总走一个吧?」
      两个男人端的是酒盅,反观方若雨将一瓶五粮液倒满了两个不小的高脚杯。
      方若雨看着装腔作势的张帆,满心的厌恶。她美眸中闪过一丝狠厉,随即端
    起装满白酒的高脚杯向嘴里倒去。
      大口喝酒辛辣的液体入喉,方若雨瞬间感觉一阵剧痛袭来,她闭着眼强忍着
    嘴里的苦涩,使劲儿咽了几次。
      「咳,咳,咳!」
      一杯酒下肚,呛得方若雨大声咳嗽起来,胸腔像是着了火,仿佛被撕裂般烧
    得难受。
      「方总!别喝了!」地上的小楠满脸泪水,想要叫停方若雨。
      张帆不为所动的搓了搓手,让后指着另一杯白酒说道:「方总好酒量,还有
    一杯,咱们就两清了。」
      方若雨冷冷的看了张帆一眼,俏脸已经有些微红。她扶着自己的胸脯,缓缓
    端起另一个高脚杯放到唇边,大口大口的开始豪饮。
      方若雨仰着不断律动的白嫩玉颈,烈酒入喉发出轻微的咕咕声。一缕透明的
    酒液顺着美人的嘴角滑出,最终滴落在洁白的衬衣上。
      张帆一言不发的盯着方若雨,心中的火热感越来越强烈,眼神中的淫邪之意
    愈发明显。
      方若雨将杯中白酒一饮而尽,然后放下酒杯,赶紧喝了一大杯茶水冲淡嘴中
    的酒气。她低头捂住了嘴巴,剧烈的呕吐感让她甚至不敢用力喘息。
      「方总,你还好吧?」吴总关切的问道。
      方若雨平静了几分钟,伸手不断摩挲着自己的胸口,然后用力晃了晃脑袋对
    吴总说道,「我失陪一下。」
      强忍着眩晕感走出门后,方若雨一边步伐急促的奔向洗手间,一边拿出手机
    焦急的发了一个信息。身后的人离自己越来越近,应该张帆派来跟着她的男人,
    方若雨直到他不会自己机会拨通电话。
      此时方若雨胃里被白酒灼得火辣辣的,思维却暂时反常地清醒。她在喝酒的
    时候看到了张帆的那个眼神,所以心里突然明白,张帆不会这么轻易的放过自己。
      方若雨之所以选择来这个楼层的公共洗手间,就是为了尽可能的拖一拖时间。
      包房内,张帆喝了口酒,然后起身说道:「吴总,我看您也请便吧?我跟方
    总还有些私事要解决。」
      「这,可是,方总……」
      「哦,你放心,我不会乱来,只是跟方总增进一下个感情。」张帆面色随意
    的说道,「吴总,我哥说要请你吃饭,你俩单联系吧?」
      「好,好,我联系张司长,那我先走了,这间房你尽管用。」吴总点了点头,
    然后动作迅速的离开兰若轩。自从张帆出现后,这个房间对他来说就是一个是非
    之地。
      「人在哪?」张帆扭头问道。
      「外面的洗手间。」黑衣大汉回道。
      「到是给自己挑了个好地方。」
      「没打电话吧?」
      「没有,老三盯着呢。」
      「看好这个小助理,我去尝尝魔妃的滋味儿。」张帆顺手在酒架上拎了两瓶
    红酒,然后语气轻佻的吩咐道。
      ……
      与此同时,天辰分行宿舍楼单元门前,黄瞎子拿着一张白纸确认了门牌号,
    随即迈步走进单元门。
      今天是周末,行里工作不多,所以古天、陈铭以及萧晨三人点了不少外卖拿
    回宿舍,打算吃完休息一会,睡个午觉。
      三人在古天的屋里正吃着外卖,门口突然传来开门的声音。
      「刷!」
      古天回头,见一个穿着军大衣的老头面无表情的走了进来。
      「……你谁啊?」陈铭一愣,然后大声问道。
      「咔嚓!」
      老头转身把房门锁死。
      古天眉头紧皱,下意识的拿起电话就要报警。只看第一眼,古天就认出这个
    人就是曾经袭击过他的黄文斌,黄瞎子,因为那只狰狞的废眼让他印象十分深刻。
      「啪!」
      陈铭拍了下桌子,从椅子上站了起来。
      黄瞎子锁上门后,两步就窜到离几人最近的床边!
      陈铭起身后直奔黄瞎子,张手就要向黄瞎子的胳膊抓取。
      黄瞎子一屁股坐在床上,随即左手极快的从大衣外兜内掏出一个裹着胶带的
    物体,瞬间塞进被另一只手掀开的被褥底下,只留下一截类似炸药引线的棕色线
    头攥在手里。
      古天眯着眼睛一声没吭。
      「……」陈铭的额头瞬间布满冷汗。
      「有人让我来拿东西。」黄瞎子很稳的坐在床上,伸出胳膊擦了擦脸上的汗
    珠,然后抬头看向古天轻声说道。
      「什么东西?」古天问道。
      「我不知道是什么东西」黄瞎子摇了摇头说道,「你知道就行,交出东西,
    我转身就走。」
      「张扬派你来的?你是张家什么人?」古天接着问道。
      「我不认识张扬,也不知道张家,就是帮朋友办点事。」黄瞎子不紧不慢的
    说道,看样子也不像是撒谎。
      古天和陈铭心里都有点打鼓,因为这个黄瞎子已经第二次出现了,他俩都知
    道黄瞎子是个不怕死的狠人。
      不管什么人,只要真活到不怕死那天,那一定谁都怕他。这种人三番五次的
    抱着跟你同归于尽的态度出现在你面前,就算没成功,也得把你吓够呛。
      小小的房间瞬间变得极度压抑,旁边的萧晨吓得有点发蒙,一双美眸惊恐的
    看着黄瞎子。
      「没事儿。」陈铭拍了拍萧晨的肩膀说道,然后摸着脑袋,直接上前就要拽
    黄瞎子的手,「你整的啥玩意啊?挺能吓唬人啊!」
      「啪!」
      黄瞎子稍微一躲,然后直接拽开了棕色线头。
      「呲呲呲!……」
      火星乍现,硝烟飘起。几乎瞬间,屋内就弥漫了火药的味道,包裹着棕色线
    条的纤细引线开始缓慢的燃烧。
      引线比较长,而且燃烧的不快,但即使这样,过了十几秒,这个小屋就不一
    定存不存在了。
      陈铭的动作一下僵住,古天的身体也变得紧绷。
      黄瞎子看着二人,依旧稳如泰山的坐在床上,一动不动,狰狞的废眼给人一
    种毛骨悚然的感觉。
      正此时,古天紧握的手机响了起来,他低头一看,上面是方若雨发来的短信,
    「救我,长京俱乐部!」
      长京俱乐部。
      张帆一脸急切的来到洗手间门口,一个黑衣男子正监视着方若雨。
      「你出去吧,在门口看着。」
      「好。」
      张帆走进洗手间,见方若雨正闭着眼睛靠在洗手池边上。
      方若雨此时已经有点上头了,这一斤白酒喝得太急了,虽然身体承受住了酒
    体的冲击,但酒精已经开始发挥作用,慢慢的蚕食着她已经为数不多的意志。
      「方总,我看你好像没尽兴啊,你看,我又弄了两瓶好酒,咱俩再喝点?」
      张帆淫笑着走到方若雨身后,大胆的将一只手放到方若雨的纤腰上。
      「滚!」
      方若雨做了一个深呼吸,然后睁开有些猩红的双眸,转过身一巴掌抽了过去。
      张帆好像早就有所防备,敏捷的向后一撤躲过了方若雨的突袭。张帆这一步
    退出去老远,他这是长记性了,不久前才挨过方若雨一套连招,穿着高跟鞋的一
    脚揣在肚子上,最起码得疼半天。
      张帆一时也不再上前,反而保持一定距离,乐呵呵的打量着双眼已经有些迷
    离的方若雨,方若雨的外套在包房里,此时上身只穿了件纯白色的长袖衬衫,松
    开两颗纽扣的领口向外翻出,恰到好处的露出一片洁白的胸脯。
      下面配了一条黑色的束腰薄呢短裙,两条白嫩的美腿被诱人的黑丝包裹的格
    外紧致修长,小巧的脚丫踩着双端庄又性感的深色高跟鞋,此时站在光滑的大理
    石面上有了些轻微的晃动。
      方若雨平时生物钟非常规律,而且经常健身和美容,所以虽然已经三十多岁,
    但皮肤光滑紧致不输少女,身材更是玲珑有致,曲突分明。
      「嘿嘿,方总的身材真是让人垂涎欲滴啊!」
      张帆肆无忌惮的欣赏着方若雨的饱满双峰和黑丝美腿,体内的欲火渐渐沸腾
    起来。
      方若雨轻轻理了理有些凌乱的酒红色短发,满脸厌恶的瞄了张帆一眼,随即
    试探着向外走去。
      「方总,我告诉你个秘密。」张帆突然面色神秘的喊道。
      「有屁就放!」
      「你们通云服饰的成衣车间着火了,很幸运的没死人对吧?」张帆的声音变
    得非常小,「其实,你们人数统计错了,那天还有有两个去你们车间参观的采购
    员,也不知道你的员工是故意忘了,还是真没人看见这两个人。」
      「但我可见着了,那死的叫一个惨啊,烧的没人样了。另一个虽然活着,但
    比废人也不差啥了。」
      「不可能!」方若雨闻言面色大变。
      「没什么不可能的,这两人被路过的好心人从大火里救了出来,你看,连视
    频我都有。」张帆晃着手机,神色认真的说道,「不过你放心,我觉着我和方总
    能成为好朋友,所以提你把这事压下来了,而且我还特意给那个活着的采购员安
    排了非常安全的地方,我帮你养着他!」
      方若雨看着手机中的画面,身体晃动着转身扶了下额头。「火灾就是你们策
    划的,人也是张家安排的!」
      「哎,方总,这话可不能乱说,要讲证据的。」张帆摆了摆手说道。
      「行,算我认栽!张帆,你让我先走,我可以给你赔偿!」方若雨有气无力
    的问道。
      「方总,别着急,你知道我也不差钱,这还有两瓶,你陪我喝了,我一定放
    你走!」张帆指着洗手台上的两瓶红酒说道。
      「不行,我喝不下去了。」方若雨摇着头说道。
      「不喝也行,那让我肏你吧!」张帆突然有点失去耐心了,他看着娇艳欲滴
    的方若雨,决定马上就享用到手的猎物。
      「你……」
      「怎么,听说方总离婚多年了,是不是一直没有鸡巴满足你啊?」张帆开始
    用粗俗的言语刺激方若雨。
      「我喝酒,你让我回房间,我陪你喝。」方若雨呼吸变得有些急促,她感觉
    身体越来越沉重,但已经有些混乱意识还在不停的提醒她尽量拖延时间。
      「呵呵,回房间也没用,方总还想拖延时间,是吗?你在等谁来救你?古天
    吧,你给古天发信息了,对吗?」
      张帆一边说一边向方若雨走去,而方若雨也无奈的向后躲着张帆的逼近。
      「古天在天辰分行,就算不堵车,到这也得九十分钟。方总,你说,在这一
    个半小时里,我能不能把你的浑身上下玩遍了?」
      话音刚落,方若雨的身体被不断迫近的张帆逼靠在墙上,退无可退!
      另一边,天辰分行宿舍内。
      黄瞎子掐了不断燃烧的引线,随即冲陈铭说道:「小兄弟,有烟没,给我一
    根儿。」
      陈铭沉默了片刻,然后将桌子上的烟盒扔了过去。
      「啪」
      黄瞎子一手掐着引线,一手将香烟点燃,无声的抽了起来。
      「一直盯着我呢?」古天坐在椅子上,面无表情的问道。
      「呵呵,小伙子,我没盯着你。老头我受人恩惠,就帮人办点力所能及的事。」
      黄瞎子莞尔一笑,继续说道,「你们两边的事儿我一点不知道,但我估计啊,
    不是我找你,也有别人。」
      「那你得告诉我,谁让你来的,到底要什么东西?」古天继续问道,他有点
    着急了。方若雨只发了条短息,连打电话都没打,说明她一定身处非常危险的局
    面。
      「我真不知道,小伙子你自己想想吧。」黄瞎子摇了摇头。
      古天无语,黄瞎子也沉默,房间内再次变得异常安静。
      「铃铃铃!」古天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
      「喂?勇哥!」
      「小天,有人找我了。」
      「什么人?」
      「应该是张家的,一个人,要账本。」
      「操!」古天闻言,低声骂了一句。他没想到张家竟然有人能发现一直藏于
    暗处勇哥。
      「怎么了小天?」
      「我这直接来个炸碉堡的,正跟我屋里唠嗑呢。」
      「你没问题吧?」
      「我没事,把账本给他,赶紧让他走!」
      古天没时间浪费了,他想赶紧把黄瞎子打发走。
      他不知道眼前的黄瞎子和方若雨那边的危险有没有关联,没有最好。如果有,
    那这些人背后的张扬,可真是一直在处心积虑、费尽心机的研究他了。
      「好,你小心。」
      「嗯,挂了。」
      五分钟后,黄蚬子收到一条短信。
      他从被褥下面拽出那个裹着胶带的雷管,随即缓缓揣进兜里,就要转身离去。
      「等等!」古天出声喊道,「你叫黄文斌,黄瞎子吧?」
      黄瞎子转身,微笑着点头道,「哎,对,是我。」
      古天站了起来,面无表情的冲黄瞎子说道:「瞎子,你也说了,咱们俩无冤
    无仇。人活一世,不能没了良心,你差我两次过儿了。」
      「哎,小伙子,是我对不起你,我这条老命不值钱,你随时拿走。」黄瞎子
    语气诚恳,笑的有些谦卑。
      「这么大岁数了,还得癌症了,你不跟家里人多呆呆,出来掺和这点事干啥?」
      古天接着说道。
      「哎!这不想给孩子留下点家底儿。」
      古天点了点头,摆了摆手说道,:「行吧,那希望别再见了。」
      黄瞎子稍微弯了弯腰,随即转身离去。
      「小铭,下午你去银行盯着,我出去有点急事。」古天嘱咐了陈铭一句,然
    后拿起车钥匙快步走出房间。
      ……
      长京俱乐部,八楼的洗手间。
      两个黑衣男子煞气逼人的守在门口,一动不动。只是稍微仔细观察,就发现
    两人的身体都有些向紧闭的洗手间大门倾斜。
      门里不断传来的喘息声和呻吟声让两人心潮澎湃,偶尔面带淫笑的对视一眼,
    下身也不受控制的支棱起来。
      洗手间里面,张帆紧贴着背靠墙面的方若雨,微微张开的双腿用力夹着两条
    修长的黑丝美腿。
      张帆一手拎着已经只剩一半红酒的瓶子,一手掐着方若雨满是潮红的俏脸,
    肆无忌惮的湿吻着方若雨的水润红唇。
      两人刚刚经历了一番激烈的挣扎,原本整洁的衬衣都变得有些凌乱褶皱。方
    若雨的双手还抵在张帆的胸口,正不断的妄图推开身前这个原形毕露的男人,可
    身体越来越瘫软无力,强烈的眩晕感让她不由自主的闭上了眼睛,只能任由张帆
    亲吻。
      张帆近乎贪婪的品尝着美人嘴中的诱人清香,每当方若雨闭紧牙关,他便恶
    狠狠的撕咬她的嫩唇,然后含着冰凉的红酒对她口中灌去。
      酒醉的方若雨感受到如此粗暴的动作以及异样温润的触感,也只能麻木的敞
    开口腔,任由两条滑腻的舌头尽情缠绵。
      直到吻得唇舌发麻,张帆才结束这次几乎窒息的激情湿吻。张帆贴着方若雨
    娇红的脸颊,浓烈的男性气息喷薄在她的鼻尖,一缕透明的液线淫靡的连着两人
    水润的嘴角。
      张帆带着淡淡的嘲讽看着有些媚态勾人的方若雨,抬起胳膊强迫她张开小嘴,
    然后将红酒对着方若雨的喉咙灌去。
      瓶中的红酒倾泻而出,猝不及防的方若雨被呛了一下,醇香的酒液顺着白皙
    的玉颈缓缓滑落,凉意中散开了微微的刺痛。
      「咕,咕,咕。……」
      洁白的衬衫领口被不断流出的液体浸得殷红,但大部分红酒还是被迷乱的方
    若雨混着香津咽了下去。
      「咳咳咳!……」
      又是大半瓶红酒见底,张帆低头看向急促喘息的方若雨。只见美人白嫩的双
    颊被酒劲熏的通红,一双美眸中满是醉意,直勾勾的看着自己,丝毫没有了前几
    次见面时的高冷与很厉,而是变成了楚楚动人的姿态,还有一种让人心跳不已的
    性感妩媚。
      「方总,真是好酒量。酒喝完了,我看方总也有些乏了,不如我帮方总好好
    放松一下吧?」
      张帆俯身在方若雨耳边说道,还顺便舔了舔她小巧精致的耳垂。
      「……」
      娇艳欲滴的方若雨让张帆决定开始下一步动作,他将双手伸到方若雨的胸前,
    一颗一颗的解着白衬衫的纽扣。
      「混……蛋!」
      面对张帆的动作,方若雨心中升起一种本能的抵抗,她咬着舌尖,强行唤醒
    了一丝已经几乎被酒精蚕食殆尽的意志,然后积蓄了所剩无几的全力向张帆打去。
      「啪!」
      这一巴掌狠狠抽在张帆的脖子上,瞬间泛起一片青红。
      张帆将方若雨的动作看的清楚,但他没躲,面无表情的解着纽扣。随着方若
    雨的衬衫完全敞开,一大片香艳的白嫩娇羞的呈现在张帆眼前,高耸丰满的双峰
    若隐若现,如同凝脂一般的胸脯肌肤上,那一条深邃诱人的乳沟让张帆口干舌燥。
      此时方若雨仿佛在绝望面前做着最后的挣扎,她不断扭动着娇躯,修长的双
    腿左右乱踢,想要摆脱张帆的钳制。
      「呵呵!」
      面对方若雨的挣扎,张帆冷笑了一声,双手拽着两片胸罩用力一扯。
      「啪!」
      随着中间的拉环崩开,两只柔白无暇、光泽动人的圆润玉乳弹跳而出。但张
    帆甚至没等两只久未视人的玉兔稍微适应一下清凉的空气,直接面色狰狞的用四
    根手指狠狠的掐住了两颗还在晃动的粉嫩乳头。
      「啊!」
      方若雨被刺激的发错一声高亢的呻吟,几乎完全赤裸的上身敏感的拱起贴向
    张帆。
      「动啊,接着动!」
      张帆表情戏谑的说着话,双腿不在夹紧,而是向后撤了一步。然后双手掐着
    方若雨娇嫩的乳头反复的拧了圆圈。
      「啊!……」
      方若雨仰着螓首,闭着一双美眸,柔嫩的双乳随着张帆掐着乳头的双手来回
    晃动着。
      「张帆,我不会放过你!」方若雨紧咬银牙,吐气如兰的说道。
      「呵呵!」张帆闻言松开一个乳头,然后五指并拢对着方若雨的乳房右侧轻
    轻扇了一下,一瞬间那只白嫩软弹的玉乳就如同一只被夹了尾巴的小兔子般不断
    乱跳。
      「方总,你现在也没放过我啊,你这对白嫩的大奶子可爱死我了!」
      张帆五指大张,紧紧的握着手中的软嫩乳肉,随即动作迅速的低头张嘴,如
    突袭般含住了刚刚被掐捏的有些凸起的粉嫩乳头。
      「呃……」
      敏感的乳头被男人含在嘴里肆意的舔弄,方若雨猝不及防的发出一声诱人的
    低吟,她一只手掩着小嘴儿,另一手情不自禁的扶上了张帆的脑袋。
      张帆猫着腰无所顾忌的亵玩着方若雨的一对玉乳,同时伸出左手下探,先是
    在方若雨的纤腰和美臀上尽情的抚摸了一阵,然后顺着滑嫩平坦的小腹伸进了黑
    色短裙中。
      贴身保护方若雨的黑色连裤丝袜,并没能阻止男人的入侵。两条美腿之间马
    上有了一个手掌大小的撑起。
      「张帆!张帆!你放开我!」
      方若雨剧烈的颤抖了一下,然后娇弱无力的不停喊道。
      「张帆,我会杀了你!」
      最重要的敏感部位被触碰,方若雨完全慌了神。她已经无法理会还在胸前不
    断舔舐的舌头,双手紧紧抓住张帆伸进自己下身的手臂。
      「是吗,那一会用你的小屄把我夹死吧?」张帆一脸的不正经,他瞄了一眼
    面红耳赤的方若雨,接着调戏道,「方总,你的小屄已经很湿润了!」
      「你是不是也很想我肏你?」
      方若雨无力的双手根本无法阻止张帆不断蠕动的手臂,她甚至感觉男人的一
    根手指已经缓缓插进自己敏感的阴道内。
      方若雨有多长时间没碰男人了,可能连她自己都忘了。身上几处敏感部位被
    张帆不断恣意的玩弄,这种绝望的屈辱和潮水般的快感让她不知所措,那些隐藏
    了多年的灼灼情欲无法阻挡的袭上心头。
      她现在唯一能做的就是祈祷,祈祷古天能赶紧出现。
      ……
      帝都的秋雨还在淅淅沥沥的下着,古天开着悍马飞速的行驶在去往长京俱乐
    部的道路上。
      古天一遍踩着油门,一遍焦急拨打着方若雨的电话,但耳机中一直传来无人
    接听的提示让他无比烦躁。
      「操!」
      他狠狠的拍了下方向盘,然后再次加快了车速。
      「铃铃铃!」
      古天看了一眼手机,是柳薇的电话回了过来。
      「喂,老公,我刚才在开会,怎么了?」
      「薇薇,你知道我小姨去哪了吗?」古天语气焦急的问道。
      「方总啊,她去长京俱乐部,要说见个重要客户。」
      「她自己去的?」
      「哦,不是,跟小楠,方总的保镖。」
      「那还好。」古天松了一口气,接着问道,「你知道那个客户是谁吗?有电
    话没。」
      「你等等啊,我看看,好像有方总的备忘录。啊,有,我给你发过去吗?」
      「好,赶紧发我。」
      挂了电话后,古天看着短信,然后按照柳薇的给号码打了过去。
      「喂?」
      「你好,请问是吴总吗?」
      「我是,你哪位?」
      「是这样,我是通云集团的,我想问一下我们方总是跟您在一起吗?」
      「哦,方总啊,刚刚跟我在一起吃饭,但她有些私事留在长京了,我已经走
    了。」吴总的语气有些牵强。
      「您走了?那请问还有什么人跟方总在一起?」
      「有一位叫张帆的年轻人找她。」
      「张帆!他去干什么?」
      「那我就不知道了,不过我提醒你一句,早点去接你们方总,她可喝了不少
    酒。」
      「啪!」
      吴总说完也没再给古天发问的机会,直接挂了电话。
      「妈的!」
      古天心里对这个吴总暗暗吐槽了一下,原本慌乱的心神稳定了不少。
      方若雨身边有保镖,而且是在市中心,不至于有什么人身危险。听吴总的话,
    张帆逼着方若雨喝了不少酒,可小姨为什么能被张帆逼酒?
      难道是通云又出什么事了?
      ……
      洗手间内。
      此时方若雨的两只白嫩的玉乳被张帆舔吮的满是口水,两条黑丝美腿夹着张
    帆的大手不断来回磨蹭。
      方若雨已经没有任何力气,更何况娇嫩敏感的下体正被一只手指快速抽插,
    渐渐强烈的快感刺激的阴道内滑腻的淫液越来越多。
      「张帆,你放开我,你让我走,我保证不会找你麻烦。」方若雨还在轻微的
    挣扎着,微张的红唇轻声恳求着。
      张帆丝毫不为所动,他缓缓抽出手指,然后抬腿挤进方若雨的双腿之间。
      他将两个膝盖抵着方若雨的一双美腿向外慢慢分开。方若雨的娇躯靠着墙壁,
    随着张帆的动作缓缓向下滑去。
      直到方若雨被摆成一个半马步的姿势,张帆才满意的将双手从方若雨的短裙
    下摆伸了进去。
      稍经摸索,张帆拽着有些湿滑的丝袜裆部左右一分,方若雨的胯下发出了不
    出所料的「滋嘎」一声。
      张帆蹲了下来,他没理会有些神志不清、嘴里不断发出轻声呢喃的方若雨,
    将已经失去作用的蕾丝内裤拔到一边,中指和无名指并拢,然后动作坚决的插进
    了方若雨完全暴露的在他眼前的粉嫩小屄。
      粉红的屄肉瞬间裹住两根粗长的手指,那滑腻紧致的手感让张帆有些不想动
    弹。
      只是经过刚才的探索,张帆这次在插入的一瞬间就找到了方若雨娇嫩阴道中
    的G点。
      「方总,好好享受啊!」
      张帆抬起另左手伸进方若雨的嘴里晃动了两下,然后扶住她被分开的黑色美
    腿。摆好了姿势,他的脸上闪过一丝狰狞狠厉,插在方若雨阴道内的两根手指猛
    然间开始了极为激烈的抠动。
      「呃,呃,啊!啊!啊!……」
      方若雨口中不受控制的迸发出一连串悦耳的呻吟声,随着张帆不断加速抖动
    的手臂变得越来越急促。
      「嗤,嗤,嗤!」
      娇嫩的阴道被不断的摩擦,极度敏感的G点被粗长的手指凶狠的抠动着,小
    屄里越来越大的淫靡水声在洗手间内回荡。
      方若雨伸出一双小手紧紧的抓着张帆的肩膀,酥麻无力的双腿不安的上下起
    伏,纤细的腰肢带着丰满的美臀颤抖着前后摆动。
      她从来没经历过如此粗暴的指奸,这一瞬间爆发的剧烈快感让方若雨直接失
    控崩溃。
      「啊!」
      随着方若雨一声高亢的娇媚呻吟,张帆只感觉裹着手指的阴道骤然缩紧,然
    后大量温润的淫液如洪水般喷溅而出。
      「这么多水儿?是不是爽死了?」张帆没有理会被淫水打湿的胳膊,而是抬
    头看着满脸潮韵的方若雨淫笑着说道。
      方若雨正全身抽搐的承受着多年没有体验过的猛烈高潮,原本精致的俏脸被
    张帆抠的花容失色,两行屈辱的泪水夺眶而出。
      张帆没给方若雨任何喘息的机会,反而加快手臂的抖动的速度,再次凶狠的
    抠了起来,那模样仿佛要把最近所有的不满通过手指发泄而出。
      「呃,呃,呃……」
      「呱唧、呱唧、呱唧!……」
      比刚才更加剧烈的淫水声响起,无尽的快感伴随着还没消散的高潮余韵刺激
    的方若雨几近失声,异样的酥麻感和连绵不断的抽搐让她再也无法掩饰,也无从
    拒绝,最后一丝神智彻底被张帆的手指搅动的粉碎!
      「爽吗?啊?方总?」
      「啊!」
      张帆毫不停歇的晃动着粗壮的手臂,另一手突然向上掐起方若雨的乳头狠狠
    的向下一拉。
      「啊!啊!啊!……啊!」
      「哗!」
      又一波凶猛的潮吹袭来,方若雨的被挑起的情欲完全达到顶点。张帆起身抽
    出手指,大量喷溅而出的淫液再次击打在已经水花点点的地面上。
      「呼!」
      「大名鼎鼎的魔妃方若雨,被人在公共厕所搞的狂喷屄水,方总,是不是很
    刺激?」张帆扶着方若雨的纤腰,轻吻着已经完全迷乱的方若雨。
      「听说你早就离婚了?多长时间没挨肏了?嗯?」
      方若雨紧闭着一双美眸,气息十分紊乱,也不知道是否听见张帆越来越淫荡
    的调戏。
      「来吧,方总,我马上用鸡巴满足你!」
      张帆扶起方若雨,让她站直身体,靠在墙上。随即解开裤腰带,动作麻利的
    将下身的裤子全部脱下。
      他拉起方若雨瘫软无力的白嫩小手放在自己已经坚挺无比的肉棒上。
      张帆的肉棒特别长,穆磊的本钱就非常雄厚,但张帆比穆磊的肉棒还要长一
    截,最起码有十八厘米,只是稍微细上那么一圈,但这样一看就感觉非常吓人。
      憋了半天的肉棒一亮相就被方若雨的小手无意识的握住,那肉嫩的触感让它
    瞬间坚挺到极点。
      张帆在方若雨的嫩屄上摸了一把,然后伸手抬起她的左腿。滑腻柔软的美腿
    让张帆爱不释手,但美人两腿之间的水润粉嫩正一开一合的引诱着他那已经膨胀
    的快要爆炸的火热坚挺。
      张帆引导着方若雨的胳膊搂住自己的脖子,然后握着肉棒将硕大的龟头抵开
    两片粉嫩的阴唇。
      方若雨的一条大腿被张帆的臂弯提着,性感的黑色丝袜中间最娇羞的部位被
    一根粗长的肉棒瞄准,这种无比羞耻的姿势让她本能的向后躲去,可惜柔软的纤
    腰被张帆抓着,身后的墙壁更是坚实无比。
      她虚弱的挣扎着推开张帆的脖子,然后瞪着迷离魅惑的双眸娇声说道,「张
    ……张帆,我会杀了你,我一定会杀……啊!……」
      「噗嗤!」
      张帆根本无心理会方若雨的威胁,何况如今箭在弦上,不得不发,天王老子
    也组织不了他。张帆没等方若雨说完,突然足间发力,双腿紧绷,雄腰全力一挺,
    粗长的肉棒瞬间肏入了滑腻紧致的阴道。
      尽管已经充分的润滑,但全力一肏下,肉棒只进入了大半,方若雨的娇嫩阴
    道紧的让张帆有些意外。
      「唔,好紧!」张帆舒爽的提了提上衣,然后神色轻蔑的反问道。「杀我?
      方总,现在你的小屄正含着我的肉棒,怎么杀我?」
      方若雨的两只小手抓着张帆的脖子,然后俏脸满是潮红的将螓首转向了一边。
      她现在就像板上的鱼肉,对张帆的奸淫毫无办法,也只好闭着眼睛不去看他,
    无奈的准备承受即将到来的屈辱。
      「嗯?杀不杀了?」
      话语刚落,张帆再次聚力凶狠向前顶去。
      「噗嗤!」
      粗长的肉棒虽然只有大半根被粉红的屄肉包裹着,但张帆已经感觉最前端的
    龟头已经几乎肏入了方若雨的子宫。张帆的肉棒被温润的嫩肉紧紧的吸吮着,爽
    的嘴里不断发出嘶嘶的冷气。
      「哦!」
      张帆情不自禁的发出一声舒爽的呻吟。
      方若雨被这一下肏的差点晕过去,从没被触碰过的娇嫩子宫被硕大的龟头粗
    暴的撞开,疯狂的抽搐着分泌出大量火热的淫液。这种异样的充实与快感让方若
    雨几近疯癫。
      「爽不爽,方总?」张帆微微晃动着腰臀,然后伸出舌头在方若雨娇艳欲滴
    的俏脸上乱亲乱舔。
      「嗯……」方若雨皱着好看的眉头,轻轻扭着螓首,想要躲避张帆像小狗一
    样的舌头。
      张帆看着媚态丛生的方若雨,心想终于可以肆无忌惮的享用这个高雅冷艳的
    美少妇了。
      他稍微往后退了一小步,缓缓抽出水光粼粼的粗长肉棒,然后稍微调整了一
    下姿势,再次精准又凶狠的肏了进去。
      「噗嗤!」
      「啊!……」
      可能是已经适应了张帆的肉棒,也可能是完全没有了叫喊的力气,方若雨被
    这一下肏的只发出一声娇柔的低吟,但听在张帆的耳朵里,却格外的诱人。
      张帆没在犹豫,抱紧方若雨的一条丝腿,开始了疯狂的挺动腰腹。
      「啪!啪!啪!……」
      方若雨犹如一叶脆弱的扁舟在狂风暴雨中无助摇曳,柔嫩敏感的娇躯被肏的
    狂颤不止。
      一时间,安静的会所走廊内不断的飘荡着粗重的喘息声,诱人的娇吟声,以
    及激烈的惹人遐想的肉体碰撞声。
    若本站收录的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删除侵权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