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当前位置
  • 首页
  • 家庭乱伦
  • 最新排行

    【公媳冲喜娘妻】60-65

    发布时间:2020-05-23 00:00:40   

            60
      结果我看到大卧室里,也就是我和秋月睡过的床上,有一个大包一样的东西,
    因为此时大卧室没有开灯,只有窗帘透过来的灯光,我仔细一看那不是什么大包,
    而是一团被子。而被子下面盖着一个东西,那个东西圆滚滚的在被子下面,而被
    子后面掀开一角,父亲的阴茎就在被子掀开的地方进进出出着。
      「滋滋滋……」父亲的阴茎在那里进进出出的时候,发出了黏黏的水声,而
    父亲的阴茎上也确实沾满了水。
      「嗯嗯嗯……」而在被子的下面,此时若有若无的呻吟声从里面传来,似乎
    是在极力压抑着。我再仔细的看,发现被子里面此时是一个人,不过这个人貌似
    是趴在被子里,而且是跪趴着,上半身应该是趴在了床上,屁股撅着,而上面又
    盖着被子,所以才会显出一个大包圆滚滚。而这一声声呻吟虽然是若有若无,还
    被被子掩盖而变音,但我还是可以听出来这是秋月的声音。此时秋月趴在被子里,
    屁股就对着窗户,父亲的阴茎透过窗帘,就在秋月的屁股中进进出出,我可以看
    到掀开被子的角落中露出了一对洁白的玉足,此时玉足的脚趾紧紧的蹬着木板墙
    壁,随着父亲的抽送,秋月的身体在被子中晃动着。
      「哈……」就这样持续了大约一分钟后,秋月似乎在被子里憋的难受,她不
    由得拽过被子的另一端,脑袋中被子中探出,之后大口的呼吸了一下,柔顺的长
    发此时盖住了她的脸,而且居高临下,也看不清楚。此时的秋月在和父亲干什么?
      父亲的阴茎插在秋月屁股后面进进出出的,我不由得摸了摸自己的屁股,貌
    似人的屁股中间只有一个屁眼可以插进东西,难道说父亲此时正在插秋月的屁眼
    吗?
      人的屁眼也会有这么多水吗?
      而且秋月的身上盖着被子,为什么要盖被子?是为了挡住父亲,不让父亲看
    到吗?或许是了,因为被子的那端也盖住了父亲的阴茎,父亲的阴茎在被子边缘
    滑动着,让我看不到秋月的屁股,而因为有窗帘的阻隔,父亲也看不到,秋月这
    么做,或许只是为了掩盖自己最后一丝羞涩罢了,这让我响起秋月给我们在课堂
    上讲过的一个成语,掩耳盗铃,现在秋月用实际的行动诠释了这个成语。
      「好……好没好?」秋月一边娇喘一边呻吟着,同时断断续续的说道,似乎
    十分的难受,也似乎在强忍着什么。
      「快了……」父亲不由得快速说了两个字,之后再次加速抽送了起来,好在
    父亲的阴茎足够长,在窗户中间进进出出,还能够够到秋月的屁股中间,如果是
    我的话,我的阴茎可能连龟头都碰不到。
      父亲不由得一边抽送一边伸手勾住了窗帘,之后一下子把窗帘拆了下来,应
    该说是把窗帘下面的两个固定点拆了下来,之后把窗帘向秋月方向推起,这样秋
    月的屁股后面也一下子被窗帘挡住了。而父亲把窗帘推开后,双手抓着窗帘的下
    面两边,之后低头往那边看着,似乎在看着阴茎抽送的地方。而秋月此时自然感
    觉到了,不由得回头看了一眼,发现父亲正在盯着她的屁股后面,顿时五官纠结
    了一下,但却没有阻止,而是转过头继续承受着父亲的抽送。在秋月刚刚转头的
    一瞬间,我终于看到了秋月的脸,被乱蓬蓬的头发遮住了一部分,但是秋月原本
    雪白的脸变得通红,而且布满了汗珠,把一部分头发都粘住了。
      「别……别往上……」秋月似乎感觉到了什么,不由得又说了一句。
      「放心……」父亲没有回答,只是又快速的说了两个字,似乎惜字如金一般,
    此时我不由得听的直蒙圈,什么别往上,往上有什么?直到长大后回忆我才得知,
    父亲的阴茎插在秋月的双腿间,无限的靠近了秋月的阴道,茎身在秋月的胯部位
    置和大腿摩擦着。而秋月夹紧了双腿,再加上俩人爱液的润滑,就仿佛是在阴道
    中冲刺一般。而且当时父亲掀开了窗帘,正好看到了秋月向后撅起的屁股,当时
    秋月的阴道和菊花被父亲一览无余,而父亲本来好好的在双腿间摩擦抽送着,但
    是他看准秋月的阴道后,不由得把阴茎一点点的向上移动,通过抽送转移,茎身
    已经开始摩擦秋月的阴唇中间,所以秋月才如此提醒道。
      此时居高临下我看着秋月和父亲,尤其是父亲,在掀开窗帘低头弯腰看着秋
    月屁股后面的时候,他的眼中带着欲望和火热,同时舔弄了一下自己的嘴唇,同
    时他的眼中闪过了一丝急切和犹豫,同时还微微有那么一丝疯狂。只不过父亲可
    以欣赏到秋月屁股后的一切,但是我却丝毫看不到,刚刚被被子遮挡,现在又被
    窗帘遮挡。到目前为止,我还没有看到秋月完整的裸体,尤其是她的乳房还胯部,
    这对于我来说真的是一个天大的缝隙,而这一切都被父亲提前拿下和享受到了。
      虽然我当时不知道父亲和秋月到底在干什么,但是听到秋月的呻吟声,还有
    阴茎抽送的淫水声,还有父亲粗重的呼吸声,还是让我的阴茎顿时勃起,小鸡鸡
    顶着自己的裤裆,或许这就是人类的本能吧。我当时之所以没有阻止,其中很大
    一部分原因也是搞不懂俩人到底在做什么,也不懂得太多的伦理道德,毕竟当时
    真的是一个菜鸟和初哥。
      「呃…………」正当我犹豫的时候,父亲突然胯部往前一顶,大腿都撞到了
    窗户旁的木板,甚至我感觉到我所趴的地板都跟随晃动了一下,之后父亲不由得
    仰起脸,正好对着我这个位置,之后双眼紧闭,五官扭曲在一起,脸上的肌肉也
    抽动的,显得是那么的丑陋。而秋月一动不动,就那么安静的趴在被子里,不断
    的喘着粗气。
      「啵……」挺了一会后,父亲不由得从窗户那边把阴茎抽了回来,而阴茎上
    湿漉漉的,似乎还有一些白白的东西,当时我还不懂什么叫做精液,只是感觉十
    分的好奇。而父亲同时没有放下窗帘,还看着那边,而秋月此时把脸枕在床面上,
    撅起屁股呼吸着。
      没一会,秋月醒了过来,之后拿过床边桌子上的卫生纸,撕了一些卫生纸开
    始在被子中擦拭什么,同时也不由得把被子往后撤了一下,似乎盖住了自己的屁
    股位置。父亲似乎看不到秋月的屁股了,也就主动的把窗帘重新放下,重新扣住。
      没有了窗帘的遮挡,但是秋月也用被子把屁股盖住了,我看不到秋月的屁股,
    只看到秋月似乎在被子里擦拭什么,而且还会在被子里岔开腿,之后扔出一团团
    扭在一起的卫生纸团。
      过了好一会后,秋月从被子里钻了出来,同时身上也穿着完整的睡衣和睡裤,
    只不过头发乱乱的,脸色也十分的潮红。秋月不由得掀开了被子,而在床的中间,
    竟然垫着一块方形的布,布是黑色的,而黑布的中间有一滩白色的液体痕迹,是
    一条条线性,就仿佛是喷射上去的。秋月不由得脸色一红,之后赶紧用卫生纸擦
    拭着那块白虎。弄好了好一会后,父亲也走出了卧室,此时也穿上了大裤衩子,
    刚刚在小卧室也把阴茎擦拭完毕了。
      「我来洗……」父亲看到秋月拿着那块黑布走出了卧室,父亲赶紧凑上前去
    说道,而秋月似乎不敢和父亲对视,只是乖乖的把黑布交给了父亲。
      父亲拿着黑布去了楼下洗脸的地方,传来了洗东西的声音,而我赶紧向着床
    上蹑手蹑脚的跑去,等我躺在床上没一会,就响起了秋月上楼的声音,而秋月上
    楼后,却没有第一时间回到床上陪我……
                    61
      此时我背对着床外,脸冲着床里,我听到后面传来了窸窸窣窣的声音,之后
    听到了似乎有洗东西的声音,声音很小很小,似乎小心翼翼的。没一会,秋月就
    回到了床上,从后面抱住了我。此时我不由得微微眯眼看着秋月的胳膊,只见她
    的身上已经换了一套睡衣和睡裤,看来秋月刚刚在换衣服,那么她刚刚洗什么呢?
      我当时不得而知。如果我知道的话,一定会后悔不已,因为刚刚其实秋月在
    用水洗自己的胯部和大腿内侧,而且完全换下了内裤和胸罩,还有整套睡衣裤。
      当时如果我是面对着床外装睡,那么我就会看到秋月的完整裸体,只是…
    …机会又与我擦肩而过。
      时间一天天的过着,每晚我都会尽量的去保持清醒,但是每次我睡着前,都
    没有看到秋月离开,我都是埋在秋月的怀中,手抚摸着秋月的乳房,同时我的手
    紧紧的抱着秋月,内心想着防止她半夜逃跑。而每天早上起来的时候,要么秋月
    已经起床,就算有的时候偶尔早醒,我都看着自己抱着秋月,把脑袋枕在她的肩
    膀旁边。秋月没有离开过我,至少在我睡着和醒来的时候,秋月都在我身边,那
    天晚上发生的事情,仿佛就是一场梦境一般,没有真实发生过。而秋月的脚基本
    已经痊愈了,过了一个星期后,父亲也就没有再送秋月和我上下学。
      家里新买的那台摩托车,就归属了我和秋月,每天早上秋月骑着弯梁摩托车
    载着我去上学,我坐在摩托车后面,抱着秋月细细的腰肢,把脸靠在秋月的后背
    上,闻嗅着秋月芬芳的体香,让我如痴如醉。父亲不再打扰我和秋月,让我真的
    感觉很安静很幸福,专心的享受着和秋月单独在一起的日子。在以前的时候,我
    最喜欢放学,不喜欢上学,但是现在我正好相反,我喜欢上学,因为我和秋月可
    以单独在一起,没有父亲的打扰。我现在讨厌放学,因为回家就会看到父亲,感
    觉心里就是不舒服。
      而秋月对我也越来越好,每天上课陪着我,课间陪着我玩耍,而到了中午的
    时候,我都会跑到厨房,虽然帮不上秋月什么忙,但是陪在她身边我也感觉很幸
    福,因为能够这样的陪伴她,是我的专属,其他的同学根本比不了的。而和秋月
    一起骑摩托车的时候,当秋月穿着宽松外套的时候,我搂着秋月的细腰,趁着路
    上没人的时候,我的手就会开始不老实起来,手会沿着秋月的小腹往上摸,之后
    攀上秋月的两个乳房,虽然隔着胸罩和毛衣,但手感也非常好。而每每这个时候,
    秋月都会一手骑着摩托车,另外一只手就会拍打我的手,甚至会按住她的胸前,
    和我里面的小手「对抗」着,当时我真的不算是亵渎秋月,只像是和秋月在一起
    打闹一般。每次都会把秋月弄的紧张又羞涩,因为害怕路过的人看到秋月的胸前
    有一只作怪的小手……
      每次到地方后,秋月都会气呼呼的白我一眼,显得十分的美丽,都会让我心
    痒和迷失。而回到家里后,父亲和秋月的关系似乎和以前也改变了,仿佛又回归
    到了从前,也就是我母亲还在世的时候,俩人似乎还是那么的彬彬有礼。看向彼
    此的眼神虽然还有些「余情未了」,但是却正常了许多。俩人的亲密关系似乎断
    绝了,再加上这段时间里,秋月一直没有离开过我,也就让我的心放下心来。与
    此同时,父亲对我也改变了,对我又恢复了从前,对我总是保持笑脸,而且对我
    也很好。
      说实话,父亲突然对我这么好,让我微微心里不安,总是感觉父亲是大灰狼
    一般的微笑,总感觉心里毛毛的。直到有一天,父亲突然要到市里,不知道要去
    干什么,只是告诉秋月,他要离开三四天的时间,家里就只剩下了我和秋月在家。
      不过因为秋月毕竟是一个新婚少女嘛,我又是一个小孩子,所以岳母来到我
    家里陪我们,岳母在一楼大床上睡,我和秋月在二楼。父亲突然不在家,不知道
    为什么,顿时感觉到全身十分的轻松,心情也瞬间变好了,仿佛堵在心口的一块
    石头瞬间消失了。
      而父亲离开的时间正好赶上了周末,我和秋月抱在一起睡觉,不过因为兴奋,
    我却有些睡不着,一来是父亲离开的兴奋,二来就是周末放假的兴奋。岳母在一
    楼呼呼大睡,甚至还有鼾声,岳母的身体十分的不好,睡觉的呼噜声完全可以和
    父亲媲美。我和秋月抱在一起,此时她仰面躺着,我侧身靠在她身边,脸靠在她
    的肩膀,手放在她胸前抚摸着。等啊等啊,还是睡不着,随意想到她和父亲发生
    的一幕幕,虽然没有在看到她和父亲之间发生什么,心中十分的快慰,但是缺少
    了一份刺激,因为看到父亲和秋月之间发生的事情,自己的小鸡鸡会勃起,那种
    紧张慌乱真的十分的刺激,但是现在刺激没有了,总怀念那种感觉。现在回忆起
    来,真的是十分的好笑。
      回忆中,尤其是父亲趴在秋月后面亲吻吸吮的画面,还有父亲的阴茎在秋月
    屁股后面抽送的画面,同时我一直没有看过秋月的裸体,所以我一直充满了强烈
    的好奇心。旁边的秋月已经熟睡了,因为她每天其实都很累,在学校照顾啊孩子
    们,还要做午饭等等,回到家里还要伺候我这个小丈夫,所以每晚的秋月都十分
    的疲惫。看到秋月熟睡的样子,再加上这段时间我俩关系的亲密加深,我顿时来
    了兴趣,因为我和秋月骑摩托车的时候,总是戏弄她乳房,她虽然又羞又急,却
    没有真正的生气过。
      察觉到秋月睡的差不多了,我的手不由得开始不老实起来,我的手不由得从
    秋月的乳房上抬了起来,之后轻轻的试图解开秋月的睡衣前襟扣子,我小心翼翼
    的揭开,只为了看到我梦寐以求的那对乳房。或许是因为小孩子嘛,吃母乳长大,
    天生就对女人的乳房又那么一股痴迷,我也是如此。相比较女人的下面,我更痴
    迷女人的乳房。扣子一颗颗的揭开,我尽量让手不触碰到秋月的身体,只是简单
    的解扣子。秋月的胸前一共至于七个扣子,但是我只能解开三个,因为秋月的手
    压在小腹上,挡在了中间,我无法解开下面的扣子。但这样已经足够了,我不由
    得轻轻捏住秋月的睡衣两边,把前襟打开。
      黑暗中,一抹雪白顿时显露在我的眼前,秋月的皮肤很白很白,犹如牛奶一
    般。随着衣襟打开了,顿时看到了秋月的两个乳球,还有一道被胸罩挤出的深深
    的乳沟。我当时激动不已,小心脏碰碰的乱跳,以前在别人家的年画中,也看到
    一些模特拍的画,也会露出雪白的乳沟,每次到那个人的家里,我都会偷瞄那副
    画很久很久。但是那副让我着迷、印象深刻的画,此时根本无法与眼前的现实版
    相比,第一画中那个模特的乳房绝对没有秋月这么白,第二也绝对没有秋月乳房
    这么大。要知道,秋月此时是躺着,仰面的躺着,乳房不免得在地心引力作用下
    下垂变扁,影响了她整体的舰艇程度,但是却依然十分的挺拔,固然有胸罩的托
    举不假,但也要秋月的乳房足够大,足够有弹性才可以。
      秋月前襟被我分开了,看着两个罩杯外围露出的雪白乳球,加上中间的乳沟,
    那种视觉上的刺激让我的感受无与伦比,这是真真切切的,以前我也看过村里其
    他妇女露出的乳沟,虽然也很大,但是松松垮垮,要么就是皮肤蜡黄,和眼前的
    秋月真的无法相比,两个牛奶的大馒头都无法形容,让我真的想上去吸上一口…
      …
                    62
      我不由得把小鼻子凑过去闻了一下,好香,真的好香,一股比纯牛奶还要香
    的香味。秋月本来就喜欢用牛奶味的沐浴露,此时这股味道更浓了。此时我的小
    心脏砰砰的乱跳,看了一眼秋月,发现她还闭着眼睛,我就不由得更加胆大起来。
      此时看着秋月露出的乳沟,我对于秋月另外一个地方就更加的好奇了,那就
    是秋月的下面,也就是父亲对于秋月身体最痴迷的地方。
      其实相比较乳房,我当然更喜欢乳房,对于女性的下面真的不感兴趣,在我
    的印象中女人的胯部又脏又丑,可是为什么父亲会对于那那么着迷?反而忽略了
    秋月丰满的乳房呢?这让我十分的不解,当然,如果我那个时候懂得男女之间性
    交的真正方式和方法,或许就不会这么认为了。我的手不由得轻轻的掀开了我和
    秋月的被子,只有秋月的小腿下面还盖着被子,我的手不由得伸向了秋月的胯部,
    此时秋月笔直的仰躺着,双腿伸的很直,胯部也夹在一起,在黑暗中,我似乎看
    到秋月的胯部有一个小山丘一样的凸起,是顺着双腿往下凸起,和我阴茎的凸起
    不一样。仿佛秋月的双腿间垫了一小块棉花。
      我的手不由得轻轻的摸在了那个地方,虽然隔着睡裤和内裤,但感觉秋雨的
    胯部好软啊,两片肉肉的东西,中间似乎还有一道缝隙。后来我才知道,那两片
    肉肉的东西就是秋月的阴唇,而中间的那道缝隙,自然就是秋月的阴道口了。此
    时我的手在上面轻轻的摸着,当时我没有太过兴奋,因为我还不懂得我摸的地方
    是什么,傻傻的认为只是女性排尿的地方,根本不知道那是男人生殖器插入的地
    方,所以当时我抚摸秋月的阴唇,只是感觉到好奇,而且软软的,摸得也蛮舒服
    的。想到那个时候的自己,真的好傻好傻。
      只是我摸着摸着,感觉秋月的胯部慢慢的变热了,而且似乎还有点潮乎乎的,
    结果我把手指收回来,发现手指肚上有淡淡的水光,难道秋月尿了?难道秋月也
    尿床吗?不对啊,如果尿床的话,这点水也不多了。其实那是秋月的淫水和爱液,
    不过我还是不懂。我此时不满足于隔着睡裤和内裤摸了,我想把手伸进去,因为
    感觉到手被弄湿后,我不由得更加的好奇了。我轻轻掀起了秋月睡衣的腰部,露
    出了秋月光滑雪白、没有丝毫赘肉的小腹,可以清晰的看到秋月那性感的肚脐,
    看着中间那个小洞,我真的想亲吻一下。其实那个小腹对着秋月的呼吸而上下起
    伏着。
      我一只手不由得揪住了秋月的睡裤,之后轻轻的拉起,拉出了一道缝隙后,
    我另外一只手就不由得轻轻的向里面摸去。此时我很紧张,也很刺激,但是没有
    多少的害怕,就算秋月醒了,发现了,她也不会打我,最多和我生气,或者批评
    呵斥我。但自从她成为我的妻子后,我可是她名正言顺的丈夫,在我们这妻子都
    是听丈夫的,都是男人当家。而且这段时间我经常调戏秋月,或许是随着我年龄
    的增长,心智也在慢慢的成熟,或许男人天生就有挑逗女人的本能,往往把秋月
    弄得面红耳赤,就像我们坐摩托车,她在前面骑摩托,我在后面把手伸到她衣服
    里摸奶子,让她不得不一只手扶着车把,一只手隔着衣服按住我作怪的坏手,她
    还担心路过的人发现我这个举动,往往从后面看,能够看到秋月通红的耳垂。
      仔细我像个小偷一样,手指一点点向着里面探去,结果刚伸进去就摸了一根
    根毛毛,很硬也很长哎。我顿时愣住了,似乎有些不敢相信,难道我摸错了?怎
    么可能?我不由得再次在秋月的胯部抚摸了几下,结果真的摸到了毛发,结果还
    比较浓密,此时我顿时愣住了,自己的三观在一起被刷新了。女人的胯部会长毛
    吗?在看到父亲胯部长毛的那一刻,我就感觉很恶心,但是我绝对没有想到秋月
    的胯部也有毛。因为还小,还没有长阴毛,同班的女同学就更没有了,所以在我
    印象中,人的胯部是白白的,没有一丝的毛发。
      对于秋月胯部有毛,我只是感觉到震惊,恶心嘛,谈不上,毕竟我爱秋月嘛,
    只是感觉有点怪怪的。此时我更加的好奇,开始在秋月的胯部开始轻轻抚摸着,
    之后继续往里探,结果摸到了两片肉肉的东西,十分的光滑,不过上面似乎也有
    毛发,而且上面还有黏黏的粘液,弄得我的手指湿湿的。尤其是两片肉肉东西中
    间,有一道缝隙,我的手指不由得在上面滑动了一下,结果我明显感觉到秋月的
    身体似乎微微颤抖了一下,很轻,幅度也很小,如果不是我感觉灵敏,或许还察
    觉不出来,不过秋月此时的呼吸还是那么的均匀和顺畅,我不由得看了一下秋月
    的脸,发现她还在熟睡,我不由得松一口气,或许是我把秋月弄痒了吧,毕竟我
    抚摸自己小鸡鸡的时候,也痒酥酥的。
      不过此时就算秋月还在睡觉,我也不知道该怎么进行,就说一句最实在的,
    就算秋月此时脱光了,把双腿分开面对着我,我都不知道该怎么做,完全就是一
    个小处男。此时我最想做的,就是摸秋月的奶子,亲她的乳房。或许是小时候断
    奶断的太早了,也或许是缺乏母爱,我就对秋月的乳房最感兴趣。我收回了秋月
    睡裤里的手,之后慢慢的把秋月的裤子给提上了。不过我想吸吮秋月的乳房也做
    不到,因为秋月的胳膊还放在上面,如果把她的胳膊拿开,肯定会惊醒秋月的。
      相比较之下,秋月还是别醒为好,可以的话我不愿意惹秋月生气,算是心疼
    她吧。
      如果可以的话,我真的想解开秋月的衣服,之后脱去她的胸罩。看看她乳房
    真正的样子,之后开始在她乳房上吃奶,一想到吃奶,我的小鸡鸡就硬了。对于
    吃秋月的胯部嘛,还是算了吧,虽然看到父亲在秋月胯部吸吮,让我也比较兴奋,
    但是如果让我来吃,我心中总感觉恶心和别扭,真的做不到。所以我轻轻把秋月
    的衣服扣子系上了,之后抱着秋月开始睡觉,这一夜我主动放弃了,也不算是放
    弃,因为我根本不知道该怎么办。只是我不知道的是,其实秋月早就已经醒了,
    只不过她没有睁开眼睛而已,她的装睡其实就是一个默许,算是给我上一堂真实
    版的生理课,毕竟我的年龄也马上要步入青春期了,等过了这个年,我就13周
    岁了。
      但是长大后的我,一直都后悔不已,如果那个时候我懂得男女做爱的方法,
    我当时肯定不会就这么放弃这个机会的。我马上要步入13岁了,所以我的阴茎
    勃起的硬度已经完全可以和女人交合了,只不过提前交合会影响我的发育,还会
    可能对我的阴茎龟头造成损伤而已,不过要注意次数,注意交合的强度,还是不
    会有什么问题的。不过说什么都晚了,当时我傻傻的睡觉了,如果我当时继续下
    去的话,秋月根本不会反抗,只会在装睡中让我自己完成所有的性爱过程。毕竟
    我们村子里以前取过童养媳的,尤其是父亲那辈,好多的男孩14周岁就当爹了,
    因为处于青春期的男孩子已经有可以让女人怀孕的能力了。
      我无法形容现在回忆时候的懊悔之情,最好的一次机会被我给错过了,也造
    成了我终身无法挽回的损失和遗憾……
                    63
      我和秋月的好日子只持续了两个白天和一个晚上,到了第二天的晚上父亲就
    回来了,回来的父亲似乎心情不错,也不知道是中彩票了还是捡到宝了,红光满
    面,一脸的激动。回来的时候买了不少的好东西,还给我买了一只烧鸡等等,在
    那个时候,一只烧鸡可是很奢侈的食物了。而晚上的时候,父亲让秋月把岳父岳
    母叫来了,之后晚上做了几个好菜,来了一次家庭的聚会。父亲和岳父在饭桌上
    推杯换盏,在父亲的奉劝下,秋月和岳母俩人也喝了一点酒。那个时候啤酒还不
    算太普及,农村大部分都喝米酒,味道没有白酒那么冲,但是后劲还是蛮大了。
      因为今天是周五,明天正好是周六周日,有两天假期,所以秋月也就喝了一
    点,和岳母俩人喝的脸色微红。秋月很少喝酒,上一次见她喝酒还是在我俩婚礼
    上,当时秋月喝了小半杯,却睡了一整天,或许那次是因为当了娘妻还有那个宏
    斌的关系,秋月的心情不好,借酒浇愁,但是可以预料,秋月的酒量其实并不好。
      父亲和岳父俩人一喝酒,就会喝到比较晚,毕竟在酒桌上,大部分的酒局都
    很浪费时间。
      到了酒局终于散去的时候,秋月微微有些头晕,用手扶着自己的额头。因为
    岳父的腿脚不太方便,所以吃过饭了之后,是由岳母和父亲俩人收拾残局的,秋
    月扶着额头,似乎有些头晕了,走路也微微的摇晃。父亲的酒量很好的,毕竟经
    常饮酒的关系。在岳父岳母要起身回去的时候,秋月一个劲的挽留岳父岳母,让
    他们今晚留下来住,但是岳父岳母是老实朴实的老两口,不愿意给别人填麻烦,
    所以就拒绝了。岳父岳母向着外面走去,不住的对着我和秋月、父亲挥手,二老
    的背影慢慢的远去。如果二老这一晚没有走,或许……
      「爸,早点休息吧……」秋月此时微笑着对父亲说了一句,之后似乎微微强
    忍着醉意,带着我向着二楼走去,脚步虽然有些轻浮,但她的手扶着楼梯的扶手,
    还是顺利的和我一起走到了二楼。
      「睡吧……」脱了衣服后,我和秋月抱在一起,秋月强忍着醉意轻轻拍着我
    说道。我抚摸着秋月的乳房,之后慢慢的闭上了眼睛,没一会我就慢慢的睡了过
    去,只不过睡的并不沉,应该是刚睡着。
      「噔噔噔……」隐约中,我似乎听到了有上楼梯的声音,难道是父亲?不过
    我没有睁开眼睛,因为秋月的手还在轻轻拍着我,但她的娇躯似乎有些紧绷。
      「秋月……秋月……」当上楼梯的脚步声越来越近的时候,脚步声突然停止
    了,之后一个小心翼翼的声音传来,是父亲……
      「干嘛……」秋月的声音也传来,不过声音很轻,似乎微微带着一丝恐惧和
    颤抖。
      「给你泡了一杯茶,解解酒……」父亲再次小心翼翼的说道,仿佛是害怕吵
    醒我一般,父亲啥时候如此考虑我的感受了?
      「放在桌子上就行……」秋月似乎微微松了一口气,之后轻声的说道。
      「噔噔噔……」脚步声再次响起,看来父亲刚刚在说话的时候,应该是在楼
    梯半腰处,没有贸然的上楼。而在脚步声越来越近的时候,秋月不由得拉了拉被
    子,似乎把自己盖的严实一些。其实这段时间我感觉有些奇怪,父亲和秋月似乎
    真的恢复到了从前,尤其是从秋月脚好了之后,父亲再没有「骚扰」过秋月,那
    些发生的事情仿佛就是一场场梦,根本没有真实发生过一般。
      「趁热喝,免得口干舌燥……」父亲的声音再次传来,之后脚步声再次响起,
    慢慢向着楼下走去。
      「呼……」当父亲的脚步声走远后,我听到身边的秋月重重的呼出了一口气,
    同时身体似乎随着呼吸剧烈的起伏了一下。
      「咕……」同时我听到秋月不由得咽了一口唾液,似乎感觉到很渴一般,其
    实很正常,在喝酒之后,很多人都会感觉到比较渴,尤其是喝了白酒后,一般人
    都喜欢喝一杯茶,一来解渴,二来解酒。
      「咯吱……」随着床边一声轻响,秋月慢慢的下床,之后向着二楼中间的桌
    子走去,秋月的脚步似乎还微微有些轻浮,但是尽量不发出任何的声音。之后就
    传来了秋月轻轻喝水的声音,因为茶水还烫,听到了秋月给茶水吹气的声音。
      虚惊一场,此时已经很晚了,借着无法压制的睡意,我慢慢的睡了过去,不
    过我睡的却不踏实,总是感觉哪儿微微有些不对,或许就是人的第六感作祟吧。
      而且我还做了一个噩梦,最后被噩梦被吓醒了,只是我醒来后却发现了一个
    十分奇怪的事儿,那就是身边的秋月。此时的秋月还躺在我身边,并没有消失不
    见,但是秋月此时的状况似乎有些不对。只见秋月此时躺在床上,没有盖被子,
    身体似乎有些火热,我的脸离她的脸颊很近,甚至感觉到火热的体温烤着我的脸。
    而且秋月此时的双腿不断的微微摩擦着,两个玉足的脚掌在床单上轻轻的摩擦着。
      黑暗中,我看到秋月的脸上微微有一些含住,尤其是鼻尖上,与此同时,秋
    月的一只手在自己的乳房上轻轻的抚摸和揉搓着。红唇紧闭,似乎在压制着什么,
    而她的鼻孔不断的喘着粗气,同时偶尔发出一声声闷哼。此时的秋月闭着眼睛,
    不断的娇喘着,不知道她到底怎么了?难道是喝醉了难受吗?此时我微微眯着眼
    睛测躺着,看着身边似乎有些「难受」的秋月。
      正当我准备起身去叫父亲的时候,突然一只手向我伸了过来,是秋月靠在我
    身边这只手,这只手伸入了被窝中,之后轻轻的抚摸在了我的胯裆部位,隔着裤
    裆抚摸到了我的小鸡鸡上。我赶紧闭上了眼睛,同时脑袋微微有些发懵,秋月再
    摸我的小鸡鸡?虽然手法很轻,但是我的胯部隔着睡裤都可以感受到秋月掌心的
    火热。此时我的小鸡鸡根本没有勃起,因为此时秋月的状态不对,我被吓到了,
    哪儿有心情勃起啊?秋月在我的裤裆上摸了一会后,似乎觉得有些无聊,就不由
    得把手收回了。正当我准备睁眼起身的时候,一个声音让我再次闭上了眼睛。
      「噔噔噔……」一个很轻很轻的脚步声慢慢的传来,声音很轻,但十分的沉
    稳,是父亲吗?此时应该很晚了吧,整个二楼和一楼没有多少光线。这深更半夜
    的,不会是鬼吧?鬼片看错了,就会有这个思想,我吓的赶紧躲进了被子里,同
    时用被子蒙住了自己的脸。
      随着上楼的脚步声越来越近,我听到了一个压制的呼吸声,仿佛村里那些老
    水牛一般。最后脚步声在楼梯口停止,之后呼吸声隐隐传来,似乎有一个人或者
    鬼正在探头往我和秋月这边看。没一会,脚步声向着我和秋月走来,此时我不由
    得微微有些发抖,身边的秋月还在微微的扭动着娇躯,似乎还十分的难受。最后
    那个脚步声在我们床边停止,我可以听到他粗重的呼吸声……
      「嗯……」旁边的秋月发出了一声呻吟,之后我感觉到床垫不由得猛然抬高
    了一下,似乎床上失去了什么重物一般。
      之后我听到了脚步声重新响起,向着楼梯口走去,粗重的喘息声慢慢的远去,
    同样远去的还有秋月的娇喘声。此时我不由得把被子露出一丝缝隙,之后壮着胆
    子向着外面看去。只见一个强壮黝黑的背影,身上穿着那件熟悉的大裤衩子,而
    他此时的臂弯里,横抱着一个穿着白色睡衣的女人。是父亲,吓了我一跳,而他
    怀中被抱着的女人,正是秋月。难道是父亲抱着秋月准备去看医生?我是不是应
    该跟过去……
                    64
      「噔噔噔……」父亲或许是因为抱着秋月,俩人的身体很重,下楼的声音也
    比较重,甚至我感觉到我的床都在微微的颤抖着。我不由得蹑手蹑脚的下床,之
    后扫了楼梯口一眼,父亲抱着秋月已经到了一楼,而秋月躺在父亲的怀抱中显得
    十分的难受,还发出一声声痛苦的呻吟。只是父亲没有抱着秋月走出门外,而是
    向着一楼的大卧室走去,而且看着父亲的样子,似乎一点都不担心。难道我认为
    错了?秋月到底怎么了?父亲和秋月的身影消失在了大卧室的门口,我赶紧蹑手
    蹑脚的跑到了那个缝隙中间,之后向着楼下看去。
      黑暗中,父亲抱着秋月来到卧室的床边,之后把秋月轻轻的放在了床上。这
    张床以前都是母亲睡的,母亲瘫痪后一直躺在这个床上,现在秋月躺在了上面,
    仿佛也重合了母亲的角色一般。秋月躺在那张母亲睡过的大床上,身体微微的扭
    动着,同时双腿紧紧的夹在一起摩擦着,同时玉足在床单上轻轻的蹬动着。而且
    秋月的脸上似乎有了微微的汗珠,父亲坐在了床边,看着秋月。之后伸出了自己
    的手,从秋月的脚踝往上抚摸着,划过秋月的胯部,小腹,胸前的双乳,之后来
    到了秋月的脸部,轻轻抚摸着秋月的脸蛋,而秋月的身体跟随着父亲的手而微微
    的拱起和颤抖着。
      「咔……」随着一声轻响,父亲拉下了灯的开关,卧室的灯光亮了起来,整
    个卧室照的灯火通明。父亲走到床前,拉上了窗帘,同时把房门紧闭,之后慢慢
    的回到了窗前,父亲此时的呼吸十分的急促,而且身体似乎都在微微的颤抖,似
    乎十分的急促,眼睛死死的盯着床上的秋月,似乎父亲再做着什么挣扎,显得有
    些纠结。而秋月闭着眼睛,秀眉紧皱,脸色也变得微微有些潮红,呼吸也变得急
    促起来。她似乎很热,脸上微微的出汗,似乎热的想把衣服脱去,但是双手抓着
    衣襟,又强迫自己保护自己的衣服,同时秋月偶尔咬着下唇,似乎不像发出呻吟
    声。
      父亲再次走到了床边,之后双手在秋月的脸上抚摸了一下,充满了怜惜和痴
    迷。之后父亲的手顺着秋月的脸来到了秋月的脖子上,来到了她的睡衣前襟,之
    后颤抖的大手开始解开秋月睡衣的扣子,和昨晚我解开秋月的扣子一样。此时我
    顿时不由得激动了起来,在昨晚的时候,由于秋月的手臂压着,所以我没有完全
    解开秋月的前襟,所以只是看到秋月的乳沟。现在借着父亲的光,我终于有机会
    看到秋月的乳房了吗?以前的时候,秋月洗澡的时候,都被父亲偷看到了,我却
    一丁点都没有看到,此时我激动不已,什么都顾不得了,把眼睛贴紧那个缝隙。
      现在回想起来,那个时候的我真的好傻好傻。
      秋月的玉手紧紧的抓着自己的前襟,似乎在做着挣扎,但是父亲的手很轻松
    的就把秋月的手臂都拨开了,仿佛是秋月没有用力气反抗,也或许是秋月真的有
    些无力,反而父亲的手很容易的就解开了秋月的睡衣衣襟,随后双手往两边一拨,
    秋月的睡衣顿时就敞开了,胸前的雪白顿时显露了一大片。而这一瞬间,我赶紧
    屏住了呼吸,因为我害怕被楼下的父亲听到,不过好在秋月娇喘着,父亲的呼吸
    比我的动静还大,所以给我做了很好的掩饰。
      此时秋月的睡衣被敞开了,露出了身体上半身的正前方,此时秋月的双乳被
    一个胸罩给紧紧的包裹着,不过秋月的乳房实在太丰满了,胸罩的罩杯勉强盖住
    秋月的乳头,露出了雪白的「大馒头」,还有中间那道深深的乳沟,两个丰满雪
    白的乳房随着秋月的呼吸而上下起伏着,甚至在罩杯上方的边缘,隐隐看到了一
    点粉色的痕迹,那是秋月的乳晕边缘吧?再往下就是秋月的肋骨,此时肋骨微微
    的显露,随着呼吸而起伏着,在往下就是没有丝毫赘肉的小腹。我和父亲俩人都
    傻眼了,都仔细欣赏着秋月露出的这片雪白。
      父亲的呼吸越来越粗重,仿佛老牛一般,同时他的手伸到了秋月乳房的上方,
    想去摸但又不敢摸,应该说是舍不得摸,仿佛自己的脏手会亵渎了这对雪白圣洁
    的处女乳房。父亲深吸一口气,之后用手腕伸到了秋月的背下,之后把秋月的上
    半身抱起,让她微微的坐起来,之后用另外一只手把秋月的睡衣缓缓从她的身上
    除去。而在这个过程中,秋月闭着眼睛,脸上似乎带着一丝不情愿,又有一些无
    奈,她的手想抬起抓住自己的睡衣,但是手臂刚抬起到一半的高度,就无力的落
    了回去。此时的秋月仿佛吃了迷药一般,浑身没有一丝的力气,但是看到她痛苦
    的表情,似乎意识还是清醒的。
      「唰……」父亲把秋月的睡衣放在了旁边的椅子上,秋月的上半身除了一件
    根本包裹不住的胸罩外,别无他物。秋月此时躺在床上,脸上秀美的五官微微有
    些扭曲,同时双手想要抬起,但是根本无法用出力气,最后只能放在床上,双手
    抓着床单。同时她费力的想要睁开眼睛,但是却只能眯着眼睛。父亲脱去了秋月
    的睡衣后,又勾住了秋月的睡裤,之后慢慢的往下拉。父亲此时显得十分的激动,
    呼吸急促,同时双手在颤抖着,他似乎非常的心急,但是又强迫自己安静和冷静。
      当父亲勾住秋月的睡裤往下拉的时候,秋月的双手不由得抓着床单,纤细的
    手指揪起床单,却又显得那样的苍白无力。当睡裤被父亲脱到脚底的时候,秋月
    不知道哪儿来的力气,微眯的眼睛慢慢的睁开了,眼神带着迷离和挣扎,似乎还
    有一丝痛苦,而且犹如头顶的灯光,秋月似乎感觉到刺眼,此时她不由得眼球下
    翻,看到了正在给他脱裤子的父亲,秋月的红唇微张,似乎想说什么。父亲一鼓
    作气,把秋月的睡裤也脱了下去,秋月的下半身只穿了一件和胸罩一样颜色的内
    裤,内裤很薄很薄,甚至在秋月的小腹处,透过内裤的蕾丝能够看到里面黑黑的
    痕迹,而且在内裤的上端,似乎有几根黑色的毛发露出来。最最重要的是秋月的
    胯部,已经变得十分的湿润了,内裤的蕾丝黏在了秋月的胯部,露出了两片肥厚
    的阴唇轮廓,中间还有一道缝隙。
      这个时候我终于知道,昨晚我在秋月的胯部摸到什么了,仿佛就是一个蚌壳
    一般,两片肉肉的、仿佛嘴唇一样的东西,中间有一道缝隙,而且上面还长着黑
    毛。在昨晚摸到毛的时候,我心中微微有些不舒服,感觉女人下面长毛,似乎有
    些不能接受,但是不知道为什么,此时真眼看到了秋月的胯部,看到那些黑毛,
    看到那两片阴唇,还有中间那道缝隙,我竟然意外的十分的激动,在这一刻它在
    我心中的地位顿时与乳房掐齐了。为什么呢?我不明白,或许这就是人类的本能,
    马上进入青春期的我,对于异性的生殖器,自然会有反应。就仿佛是自然界其他
    的动物,看到异性后,自然而然的就想交配,而且不用教,天生就会交配一般。
      我的心中无比的火热,此时看着秋月的胯部,真的有一种莫名的渴望。同时
    我胯部的小鸡鸡也勃起了,硬硬的,此时我仿佛有一种潜意识,我有一种冲动,
    想用自己的小鸡鸡去摩擦和触碰秋月的胯部,用小鸡鸡去触碰和摩擦秋月胯部的
    肉缝中间,就是一种无意中冒出来的想法。
      楼下的秋月全身除了胸罩和内裤以外,已经一丝不挂了,同时父亲大裤衩子
    的前部,似乎也湿了,父亲不由得马上脱去了自己的大裤衩子,那根比我粗长也
    不知道多少倍的「巨炮」显露了出来……
                    65
      或许是听到了什么声音,也预感到了什么,秋月也似乎在用尽全力,原本微
    眯的眼睛不由得慢慢的睁开了,只不过睁开的缝隙并不大。秋月长长的睫毛忽闪
    忽闪的,最后睁开了眼睛。只不过原本灵动秀丽的双眸,此时充满了虚弱,还有
    一丝不愿、乞求,似乎也有一层泪光,只不过没有泪水从眼角涌出。而且秋月的
    眼中还有一丝其他的东西,但当时的我根本不懂,秋月看到了父亲那根粗长无比
    的阴茎,顿时仿佛明白了什么,她的头枕在枕头上,轻轻的摇晃着,只不过摇晃
    的幅度很小,似乎在摇头,同时嘴唇微动,似乎想说着什么,但是根本发不出声
    音来。
      父亲脱去了裤子后,挺着粗长无比的大阴茎回到了床边,低头看着秋月。父
    亲此时的表情我看不到,但仿佛带着一丝怜爱,父亲微微的弯腰,却还是无法遮
    住那根粗长的大阴茎,阴茎的龟头上已经微微的闪亮,仿佛涂抹了一层油一般。
      父亲轻轻的把手伸到了秋月的头下,之后把她的头从枕头上抬起,秋月的玉
    背也离开了床面,父亲坐在床边,把秋月的上半身扶起来。父亲就那么看着秋月,
    与近在咫尺不断娇喘的秋月对视着。
      「滋……」父亲看了一会后,脸部靠上前去,之后长满胡茬的大嘴亲吻在了
    秋月的红唇上,温柔且动情的吸吮着。此时我感觉到父亲十分的激动,想要疯狂,
    但却强忍着让自己缓慢和冷静一般,也不知道父亲到底在忍受什么。秋月的红唇
    被父亲吸在嘴里,动情的吸吮着,品尝着秋月的红唇和口中吐出的香气。
      「唔……唔……」秋月此时仿佛在病态的呻吟,因为红唇被父亲堵住,所以
    她只能发出很轻很轻的唔唔声,同时她的双眸微睁着,忽闪忽闪的看着正在亲吻
    她的父亲,她的眼神十分的虚弱,长长的睫毛轻轻的上下抖动着。而父亲一边亲
    吻着秋月,双手就不由得在秋月的玉背上抚摸起来,之后来到了秋月后背胸罩的
    背扣处,父亲的双手抓住了秋月的胸罩背后的背扣,之后双手往中间一挤,原本
    紧绷勒住秋月后背的背扣,顿时被解开了,似乎真的很紧,还崩开了那种。而在
    背扣被父亲解开的一瞬间,秋月原本微眯的眼睛再次闭上了,而且在她长长的睫
    毛上,沾染了一颗「珍珠」。
      「滋……啵……」把秋月的胸罩背扣解开后,父亲就停止了和秋月的亲吻,
    之后把秋月轻轻的再次放倒,让她重新躺在了床上,同时原本紧紧箍住秋月双乳
    的胸罩,此时也变得松松垮垮,两个罩杯的边缘,露出乳房的乳肉不由得更大了。
      父亲此时双手已经开始颤抖了,他的双手揪住了秋月胸罩的两个罩杯,虽然
    他强忍着,但这一刻似乎也忍受不住了。
      「啪……」随着父亲的双手用力的一扯,秋月的胸罩顿时被父亲扯下,秋月
    那对丰满雪白的双乳顿时暴露在空气中,暴露在灯光下,也暴露在我和父亲的眼
    前。在看到秋月乳房的这一刻,我顿时咬住了自己的下唇,一鼓剧烈的疼痛席卷
    了我的全身,但是却无比与自己此时的刺激和慌乱相比。我终于看到了,和秋月
    结婚这么久,和她同床这么久,我终于看到了秋月双乳的「庐山真面目」。这是
    我一直朝思暮想的那一刻,这是我对乳房崇拜和痴迷被满足的那一刻,但这都需
    要「感谢」我的父亲,否则我还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够看到它们。
      丰满的双乳因为失去了胸罩的包裹和束缚,所以顿时被完全的释放出来,两
    个乳房有些瘫软的堆在秋月的胸前,虽然重力的作用让它们有些瘫软,但依然十
    分的挺拔,我此时的角度刚刚好,正好可以完全的看到它们。十分圆润的乳房中
    间,两个粉色的嫣红正处于圆润乳房的最中间。秋月的乳晕和乳头恰到好处,和
    乳球搭配在一起,没有丝毫的比例失调。打记事开始,只是在父亲给母亲换上衣
    的时候,我看到过母亲的乳房,不过母亲的乳房十分的干瘪,乳头和乳晕适应黑
    了,而且乳晕很大,乳球就像憋了的气球一般,充满了皱纹,同时乳房周围长了
    密密麻麻的小黄点。
      而秋月的乳房却恰好相反,十分的丰满挺拔,而且乳房周围十分的光滑,乳
    球反射着屋顶的灯光,而且乳头和乳晕是粉色的,和乳球的肉色十分的搭配。美,
    真的太美了……我看到它们的那一刻,就彻底给它们迷住了,如果不是父亲此时
    在楼下,我一定要冲下去,捧住它们用力的吸吮,虽然没有奶水,但我就是想吸
    吮它们,这是我无法控制的本能,对它们的痴迷甚至赛过了秋月的屁股和脸庞。
      父亲虽然之前偷看过秋月洗澡,也看到过这对丰满的双乳,但是那毕竟是偷
    看,远距离的偷看。这也是父亲第一次近距离的看到它们,此时我和父亲的角色
    似乎发生了转变,我仿佛是一直在追赶着父亲的脚步。父亲趴在楼上偷看秋月裸
    体的时候,我在床上睡觉,现在父亲近距离看到秋月的裸体,我终于可以在楼上
    接替父亲的位置,等我到时候再接替父亲的位置近距离欣赏秋月乳房的时候,父
    亲会干什么?只是等我近距离看到秋月乳房,并且爱抚它们的时候,父亲又比我
    超前了一步,而且已经无法挽回,成为了我今生无法弥补的痛苦。
      此时秋月闭着眼睛,眼角终于微微有了泪光,她的泪水从自己的眼角流了下
    来。她或许不知道父亲偷看过她洗澡,或许她认为自己第一次这样暴露在父亲面
    前,所以她终于忍受不住了,但她却没有丝毫的办法,当时我还小,以为这些都
    是秋月愿意的,因为当时秋月一动不动嘛。后来我才知道,父亲给秋月下了药,
    就是那杯父亲给泡的解酒茶,再加上秋月今晚喝了酒,给了父亲绝好的机会。当
    时我以为秋月是心甘情愿的,直到后来我才知道,秋月是根本不情愿的,这也是
    她流泪的原因,当时她心中想着她的父母,甚至想到了我,能够来救她……
      此时秋月的呼吸也十分的粗重,丰满的双乳随着胸部而上下起伏着,父亲伸
    出了双手,放到了乳房的上面,不过没有摸到它们,只是浮在乳房的上空,父亲
    的手颤抖着,手指再动,想要抚摸它们,却又害怕自己的脏手弄脏了它们,而让
    他感觉到可惜。不过这可苦了我,因为秋月的乳房被父亲的手给挡住了,我暂时
    看不到了。现在回忆起来,我当时真的是一个大傻逼,当时自己不但没有预感到
    秋月的危险,当时我还激动不已,心中不免得微微的感谢着父亲,如果不是父亲,
    自己真的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够欣赏到秋月的双乳,我当时的年纪还是太小了,
    当时只顾着好奇和激动,完全没有预料到,自己那个时候已经失去了自己最最宝
    贵的东西。
      「呼……」父亲深吸了一口气,收回了自己的大手,他最终没有把自己的大
    手给按下去,抚摸在秋月的乳房上。收回了双手后,父亲不由得长长呼出一口气,
    同时强制让自己冷静下来,父亲的目光不由得转移到秋月的下半身,此时秋月的
    身上,除了胯部的内裤之外,已经别无他物。父亲的双手勾住了秋月的内裤,之
    后慢慢的往下拉,十分的温柔。而秋月此时闭着眼睛,不知道哪儿来的力气,紧
    紧的夹住了自己修长笔直的双腿,同时双手想伸过来,但是根本够不到,同时她
    的上半身微微的抬起,头部短暂的离开了枕头,似乎想起来,但是根本无法做到,
    最后她的双手死死的抓住了床单,紧紧的夹紧双腿,但是仍然阻止不了内裤向下
    的滑动,内裤缓缓的向下,秋月的胯部很快就显露出来,暴露在灯光之下……
    若本站收录的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删除侵权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