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当前位置
  • 首页
  • 另类小说
  • 最新排行

    奴隶诊所..

    发布时间:2019-11-12 16:41:43   


    “你可以享受更棒的快乐,佩菁,”佩菁张大了眼睛,“听我说,我会告诉你该怎么做。”

    “是的,”她抽咽着,“求求你,告诉我该怎么做?”司徒脱去了他的汗衫,“你是一个年轻又漂亮的女人,”这是真的,佩菁有着高挑的身材和纤细的双腿,一头大波浪的长发让她的五官显得很精致,她的胸部不大,却有着相当完美的胸型,“一个健康的漂亮女人。”

    现在的她穿着医院里的宽大病袍,看不出她的好身材,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显得茫然而无辜,这当然是医生的杰作。

    “性,”司徒继续说着,“你需要性爱,只要有性爱,你就会得到那些快乐,比你之前所经历的更强烈,你非常渴望那种快乐吧,是不是,亲爱的?”他脱去了裤子。

    “非常……渴望,”佩菁轻吟着,内心燃起了欲火,“喔,是的,快点给我。”

    她在身上乱抓着,然后慌乱的脱去了她的病袍。

    “很好!”司徒静静的欣赏着佩菁赤裸的胴体。

    “求求你,医生,”佩菁乞求着,“我要。”

    司徒脱掉身上仅存的内裤,抓住了他的病患,佩菁立刻紧紧拥抱着他,抬起了大腿,几乎想爬到司徒身上似的,他们一起躺到了地上。

    一个小时过后,满身汗水的司徒优雅的从佩菁身上离开,他抚摸着她的头发,对着这个昏昏沉沉的女孩说着,“就是这样了,亲爱的。”

    “嗯……”她回应着,闭上了双眼。

    当佩菁再度张开双眼的时候,她回到了之前的房间,身上穿着和之前一样的病袍,突然意识和记忆都回到了她的脑里。

    “不!”她轻声喊着,但她的记忆却逼她不得不承认,她又被注射,然后戴上了头盔,接着一个漩涡出现在她面前,一个声音对她说明着,说她的高等教育都只是她的幻想。

    她试着想要想起小学之后学过的东西,但是却什么也想不起来,她觉得她应该要生气,可是她好轻松、好疲倦,甚至连生气也不能够了。

    她也记得自己疯狂的去迎合那个医生,要他将肉棒插入自己的体内,她这一辈子从没有那么需要过,医生只是告诉她性爱可以带给她比之前更强烈的快乐,这就足以让她忘掉一切了。

    她应该要赶到忧虑,可是她就是不能够,她选择了不再思考这些事,只想着刚刚得到的快乐。

    隔天早上,她醒了过来,发现房间的一块墙壁被打开了,她之前完全没有注意到这个房间还有其他的机关,墙壁里面是一个衣橱,里面放着一套白色的护士制服,衣服下面摆着一双高跟鞋,旁边的钩子还挂着一套丝质裤袜。

    她坐了起来,司徒医生的声音马上传了出来,“早安,亲爱的,昨晚睡的好吗?”“是的,司徒医师。”

    她没有思考却自动的回答了。

    “很好,亲爱的,”他停了一停,“请穿上你的制服,盈茹和妤芳等一下会帮你送早餐过去,吃完早餐后,她们会带你到昨天那个房间,你一定会跟她们走,亲爱的,她们是你的朋友,只希望你能复原,你了解吗?”“是的,司徒医师。”

    又一次,她完全是反射性的回答,“穿上制服,盈茹和妤芳会送早餐过来,吃完早餐后就跟她们走,她们是我的朋友,希望我能复原。”

    佩菁说着,缓缓的走向了衣橱,几分钟后,突然有一个想法窜入她的脑袋,她要复原什么?就在她能细想之前,门就打了开来,先前那两个长发美女走了进来,妤芳端着放着食物的盘子,将它放在佩菁床边的桌子上,然后两个人站在一旁等待着,等佩菁换好衣服并吃完早餐,两个人抓住了佩菁往房间外面走。

    佩菁突然想要逃走,她知道她只要逃走的话,那两个人一定又会在她身上注射那种神奇的药物,她想要得到那个药物,突然她发现她竟然并不想真的逃出这里,这种想法让她恐惧,但也没有使她难过多久,她很快的就不再去思考这些事情了,快乐比较重要。

    她突然体认到她并不需要那些药。

    “服从是快乐的。”

    她低语着,当她被放在那个有头盔的平台上,一阵刺骨的快感窜过她的脊髓。

    两个月后:留着大波浪长发的女孩,推着另一个短发女孩离开了餐厅,“就是那个,对不对?”短发女孩点了点头,傲人的胸部跳跃着,“她太棒了,医生就是在找像她那样子的人。”

    “可是我不知道耶,”长发女孩说,“诊所里好像已经太挤了,这样我们还有地方住吗?”“这不是我们可以决定的事情,”短发女孩说着,“而且医生也不会一直留着谁,快一点啦,等她上了车就来不及了。”

    她们两个快步的赶上了他们的猎物,短发女孩拿出了一盒香烟,“可以借个火吗,小姐?”“对不起,”她回答着,“我没有抽烟,我也没有……啊!”她感到右手臂被刺了一下,叫了出来,然后她发现那个长发的女孩正把针筒从她手臂拔出来。

    “你是在做……喔……!”她的思绪完全的模糊了,摇晃着身体,如果不是那两个女孩扶助她,她一定会倒到地上。

    一个男性的路人问着,“发生了什么事吗?”她想要回答,却只能发出模糊的哼声,然后那个短发女孩说着,“没什么啦,我朋友喝太多了,我们正要送她回家。”

    男人点了点头就离开了,两个女孩抬着她们茫茫然的猎物上了车子,将她放在后座,当她躺在车上后,很舒服的闭上了双眼睡去了,任前面的女孩戴她到不知名的地方。

    长发女孩拿出了电话很快的拨了号码,等到有了回答,她说着,“医生,乘客很安全,医生的药剂很有效。”

    “当然,”电话那端回答着,“干的好,佩菁,将她带到我这里来,当我完成对她的改造后,我会给你奖励的。”

    铃声响了起来。

    快感像是子弹一般射入她的身体,佩菁立刻赶到一阵痉挛,几乎快握不住手中的电话了,“是的,医生,”她愉悦的喊着,“谢谢!”司徒挂上了电话,佩菁的改造已经完全成功了,这次的狩猎就是她最后的测试,就像他开始就和她说过的,她会很乐意的为他工作,为他带其他的女人进来,他成功的治愈了她,使她不再有那些多余的自主意志。

    他觉得这对一个女性而言是有病的。

    诊所内是有点挤了,也许该再一次拍卖了,他打开了桌上的电脑,阅览着诊所内每个女人的资料,看看该先卖掉谁。

    “让我来看看,”他想着,“这女孩有点腻了呢……”


    若本站收录的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删除侵权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