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当前位置
  • 首页
  • 家庭乱伦
  • 最新排行

    和爸爸换妻

    发布时间:2019-10-31 00:02:36   


    我叫Eric,24岁,刚和女友Mable结婚一年,由于我太爱‘性’这玩意,只有太太一个真在满足不了我,所以在七月份加入了“换妻网”,得到名单后赫然发现我爸爸的手机号码竟然出现在名单之中。

    我首先狂笑了大约十分钟,想不到爸爸竟然也会参加这玩意儿?爸爸一直是个中竹来教师,满人口正义,对我们口口声声说他有多爱他老婆,他绝对不会出轨,或是碰其他女人的,想不到。但更想不到是,我妈妈是个妇女会的会计,平时古板老土,怎么想也不会干这勾当。

    我爸爸53岁,5尺7吋高,身形健壮,在中学教中文和体育。妈妈45岁,5尺1吋,三围34C、26、35,长发,在妇女会做了20年的会计文员,平是衣着古板,不要说短裙,短裙也没一条,更不要说低胸衣着了。每次回家一聚,爸爸在人前也都表现出一副疼老婆的温柔体贴‘好男人’模样,不知羡煞多少他同事的太太。也害得我每次都会被老婆海刮一顿:“老公。你看你爸爸对你妈妈多好。你为什么不能像他这样也体贴我?!”

    我回嘴:“老婆。我又哪里不体贴你了?”

    老婆看我顶嘴,越讲越火大:“Eric!你不但不帮我倒饮料,还在同事面前要我帮你拿菜,我是你家佣人啊?Shit!!”

    我不甘示弱:“Mable。拜托好不好?”

    “瞎子都看得出来,爸爸是在做表面功夫而已啦。我觉得爸爸私底下偷食偷得很凶吧!”

    老婆不以为然:“我管他私底下多爱偷吃,至少在人前,他把他老婆当做女王!你连表面功夫都不会!”

    我奸笑了一下:“你情愿我学他‘阳奉阴违’?那好啊~从今天起,我保证人前让你当女皇,那你得答应让我出去‘大开淫戒’!!!”

    老婆:“Eric!你这猪头!!!我不跟你扯了….哼!”那天老婆拒绝行房,害我闷了整肚子精虫上脑,只好打手枪。

    言归正传!这话又说回来了…

    如果爸爸出现在“买春”名单上我还会相信,但出现在“换妻”名单上的话…那就奇怪了。

    因为他老婆,我妈妈打死是绝对不可能会答应跟他一起参加这“换妻俱乐部”的啊!

    其实我觊觎自己的妈妈已经很久了,乱伦的吸引力很大啊!!!

    妈妈经常摆出一副道貌岸然的列女模样,更惶论她会答应参加这交换性伴侣的杂交活动了!!!

    于是我抱着狐疑的态度,打了爸爸的手机号码,响了五声,对方果然传来熟悉的声音:“Eric,这么晚还打来找我做什么?难道你明天不去上班吗?”

    我嘿嘿嘿陪了个罪:“爸爸啊。别扮野了。我刚刚收到名单啦。没想到你这家伙也榜上有名呢…Fuck。你什么时候开始加入这换妻的?”

    只听爸爸呼吸声很重,电话那端安静了五秒,他终于挤出话来:“干。Eric,你是怎么知道的?莫非你也参加了这俱乐部?”

    我干笑一声:“嘿嘿。废话!我当然是也有参加,要不然怎会取得名单,还看见你的手机列在上面?”

    爸爸:“那…那你老婆Mable答应跟你一起参加‘交换’喔?”

    我故意放低音量:“爸!你别白痴喔!?我老婆哪有可能会答应。我也正想问你,妈妈应该也没有答应吧?”

    爸爸也配合我放低音量:“怎么可能!她当然也不可能会答应的啦。哈哈哈!”

    我声音一沈:“Fuck。是喔?那如果真有其他人打电话上门要换妻,那你如何跟人家‘交换’?”

    爸爸停了半饷,终于吐出一句:“下药!”

    下药???我没听错吧???为了干别人老婆…爸爸竟然不惜下药迷昏我那保守的妈妈,供陌生人奸淫???

    我吞了吞口水,继续问:“下…药…你是指,你对妈妈下迷药吗?”

    爸爸:“嗯!对啊…唉~”(电话彼端传出长长一声叹气)

    我很吃惊:“不会吧?爸爸。你真的敢迷昏你老婆…为了换干别人老婆喔?”

    爸爸:“咳。有什么不敢的…反正她早就都不跟我做爱很久了…利用她的身体去换别人老婆…不吃亏啊!”

    我更吃惊:“不会吧?你们不是人前一副恩爱的‘神仙眷侣’模样…怎么会很久都不爱爱了呢?”

    爸爸:“挑!那都是她太保守了,说生了儿子就完成人生使命,什么,人要戒掉淫欲。挑!我们早就貌合神离,没上床10多年啦!”

    我有点不相信:“是喔?爸爸你真惨!那…你给她下药…难道不怕她知道喔?”

    爸爸嘿嘿两声:“到目前为止…已经下过二十多次了!她都没发现…只是隔天会睡到中午才醒!反正她又不用上班。”

    我开始窃喜起来:“是吗?妈妈已被迷奸了二十多次了喔…那…那…”

    爸爸:“Eric!干嘛大舌头起来?你也想拿Mable来跟我交换你自己妈妈干喔?”

    我露出“可以吗?”的眼神殷切地看着爸爸。

    爸爸接着说:“可以啊!问题是你家Mable又不愿意…难不成你也想给她…”

    我冲口而出:“下药!”

    (啊~我简直不敢相信自己讲出这样禽兽不如的话来,但我真的很想尝尝妈妈那成熟曼妙的身体…)

    于是,我跟爸爸约好星期六晚上进行这项秘密“换妻行动”!

    我们告诉另一半说,这星期六,一家人要一起到郊外走走,渡个小小的假。我老婆Mable跟爸妈不疑有诈,欢喜得不得了!

    我和爸爸都迫不及待这天的到来…我相信,爸爸也看上了自己新抱Mable已经很久了。感谢这“换妻俱乐部”的名单让我们有机会知道彼此的需求!!!

    就在上星期六,我们四人乘爸爸的七人车出游,地点基于隐私起见,暂时不告诉各位…总之,一路上停停玩玩,我们总共开了个半小时的车子,终于到了目的地。

    妈妈跟Mable完全状况外,一点也没有察觉到异状…我跟爸爸一路上神色自若,隐藏心中的兴奋无法用言语形容!!!

    我一路偷瞄妈妈,看她长发飘飘,穿一件米色T-Shirt,有些透明…我开始幻想她乳头的形状,顿时老二瞬间充血…阿。有些等不及了!

    晚餐后,爸爸故意提议到房内喝酒聊天,但妈妈摇头说不喜欢喝酒,她还说,酒她只喝日本Choya梅酒。

    我当时心凉了一半,这里附近没有便利商店,我哪里去生日本Choya梅酒给她喝啊?Fuck!专挑这没有的!

    如果她不喝酒的话,整个计划就会泡汤…怎么办?正感觉功亏一篑的时候,爸爸不急不徐的从后车箱搬出半打日本Choya梅酒。早说嘛!害我紧张一下!

    我们男人喝啤酒,女人喝梅酒,我和爸爸彼此交换眼神中,我知道他早已把迷奸药渗入那些日本Choya梅酒内了,就等药性发作,好戏就要上场了…

    妈妈一直在说妇女会的闷事,大约谈了一小时,妈妈跟Mable已经完全失去知觉了。我轻拍了我老婆一巴掌,Mable毫无反应,这要是平时清醒时还得了,她一定跟我翻脸!

    爸爸也拍了妈妈一下,也是没有动静。

    好戏终于就要上场了。我和爸爸约定好,可以整晚尽情的干,几次都没关系,因为药性可以持续到明天,不用担心干到一半突然醒过来

    我们订的是双连房,也就是那种两个房间中间有一个门的那种。于是爸爸就帮我把他老婆抬到他们房间,说:“你妈妈下体分泌物向来比较少,你最好用舌头把她的阴道舔够湿了再干,免得她醒来阴道会太痛,这样会察觉。之前的换友都是这样做的。”

    我点点头,回答:“爸!我老婆有吃避孕药,所以你可以射精在里面没关系,但射完后记得要把精液擦拭干净,她不喜欢黏黏留在里面的感觉…”

    换爸爸点点头,说:“你妈没吃避孕药,而且月经刚完了10天,应该是排卵期!但你也可以照样体内射精,这才刺激啊,儿子中出亲妈妈,哗!想起也令人兴奋…”然后他关上了中间的隔门。

    面对躺在床上一动也不动的妈妈,我的老二开始有了反应!(心跳得好快喔…)

    我以迅速的动作,将妈妈全身衣服扒光!剩下一件黑色内裤,上面还黏有一片卫生巾,果然是保守的款式,而且平日也用卫生巾,生怕阴道会见到光似的。

    掰下内裤,我将头凑过去妈妈的双腿之间,想到爸爸说要舔湿妈妈的阴道再插进去,免得隔天她阴道会有遗留的疼痛感。我闻到一鼓刺鼻的腥臭味,好像铁锈的味道!!

    原来妈妈很小做爱(要不是被迷奸,就是二十年没做过了)有些白带…我有点反胃,但看到亲妈妈迷人的毛穴正在招唤我,不管了。我照常舔下去!!

    啊。果然舔得满舌头铁锈味儿,加上白带的骚味…我越舔越亢奋!啊。没想到我终于有机会一亲妈妈的芳泽了。太兴奋了。我正在舔妈妈的肉穴呢。我梦寐以求的一刻!!我意识到,肉棒已经胀到快爆裂的感觉,我如果再不插入她体内的话,我可能会射精浪费一次…

    噗滋一声,我将龟头硬塞入了妈妈阴道中,阿。好紧的阴道啊!爸爸说得没错!妈妈的阴道果然紧实干涩,我开始缓缓进出她的身体,好感动!我竟然可以干得到自己的亲妈妈!啊!乱伦啊!!

    她是妈妈,是平时高傲的妈妈,今天却乖乖躺在这里任凭我糟蹋她的下体,我猛烈的摇摆我的腰部,将龟头进出她阴道的幅度摆到最大,妈妈每一吋阴道壁我都不肯放过!我一定每一吋都要磨到!!!

    看着妈妈双眼紧闭眉头深锁,虽然无意识,但她好像被我大鸡巴干得很痛苦一般,我好像在蹂躏她…这样的感觉像在拍日本强奸A片一样刺激!!!

    我征服了平日高傲无比的妈妈,感觉自己的肉棒这样被她的阴道箍住…好满足,忽然龟头一麻,我再也撑不下去,一股热精往她子宫深处万马奔腾而去!我知道我射了好多精液在她体内!

    这种奸污自己妈妈的身体的感觉,没有亲身经历过的人,是无法体会到这种超级征服感!

    我拔出肉棒,让满阴道的热精狂泄而出,妈妈的阴道口变成了最美丽的瀑布泉源…我仔细欣赏她的脸,依然毫无意识,再看着白色濯液大量渗出她的肉穴口,我知道我不可能就此罢休,我一定要给她干够本!于是,我又快速把自己的老二弄硬。

    这时想到,有次我和爸爸在聊天,话题聊到报纸上说肛交的新闻,我跟Mable都说肛交可能还不错玩,结果这话被妈妈听到,妈妈竟然当大家的面说我们肛交是违反人常的最低等做爱方式,不知羞耻,像狗一样,下贱变态!

    我现在想起来,越想越火!死八婆。竟敢比喻说我和Mable肛交是狗???老子今天不趁机干爆你的屁眼的话誓不甘休!!!

    于是从梳妆台上拿了一罐乳液,涂在妈妈的肛门口,然后用两指毫不客气挖了进去!把所有乳液都润滑好她的屎洞口

    提起硬屌就猛塞入她的肛门内,妈妈虽还无意识状态下竟然闷哼了一声…Fuck!真是太爽了!今天要干你个“屎”料不及!

    我的肉棒猛烈在她的屁洞内进出了将近数百次,终于又弃械投降了!!

    整晚连续奸淫了妈妈多达5次,两次肛出,两次子宫中出,一次口中爆发。我终于体力不支,帮自己和妈妈清理了阴部之后,爸爸刚好也弄完我老婆!中间门开了,我和爸爸交换了满足的眼神,心照不宣地各自回到自己的老婆身边。隔日,睡到中午才醒来…身旁的Mable也刚好醒来,她说:“老公,我是不是喝醉了?”

    我温柔地抱住了她,告诉她再多睡一会儿。内心却想着妈妈那迷人的淫洞!呵呵~


    我叫Eric,24岁,刚和女友Mable结婚一年,由于我太爱‘性’这玩意,只有太太一个真在满足不了我,所以在七月份加入了“换妻网”,得到名单后赫然发现我爸爸的手机号码竟然出现在名单之中。

    我首先狂笑了大约十分钟,想不到爸爸竟然也会参加这玩意儿?爸爸一直是个中竹来教师,满人口正义,对我们口口声声说他有多爱他老婆,他绝对不会出轨,或是碰其他女人的,想不到。但更想不到是,我妈妈是个妇女会的会计,平时古板老土,怎么想也不会干这勾当。

    我爸爸53岁,5尺7吋高,身形健壮,在中学教中文和体育。妈妈45岁,5尺1吋,三围34C、26、35,长发,在妇女会做了20年的会计文员,平是衣着古板,不要说短裙,短裙也没一条,更不要说低胸衣着了。每次回家一聚,爸爸在人前也都表现出一副疼老婆的温柔体贴‘好男人’模样,不知羡煞多少他同事的太太。也害得我每次都会被老婆海刮一顿:“老公。你看你爸爸对你妈妈多好。你为什么不能像他这样也体贴我?!”

    我回嘴:“老婆。我又哪里不体贴你了?”

    老婆看我顶嘴,越讲越火大:“Eric!你不但不帮我倒饮料,还在同事面前要我帮你拿菜,我是你家佣人啊?Shit!!”

    我不甘示弱:“Mable。拜托好不好?”

    “瞎子都看得出来,爸爸是在做表面功夫而已啦。我觉得爸爸私底下偷食偷得很凶吧!”

    老婆不以为然:“我管他私底下多爱偷吃,至少在人前,他把他老婆当做女王!你连表面功夫都不会!”

    我奸笑了一下:“你情愿我学他‘阳奉阴违’?那好啊~从今天起,我保证人前让你当女皇,那你得答应让我出去‘大开淫戒’!!!”

    老婆:“Eric!你这猪头!!!我不跟你扯了….哼!”那天老婆拒绝行房,害我闷了整肚子精虫上脑,只好打手枪。

    言归正传!这话又说回来了…

    如果爸爸出现在“买春”名单上我还会相信,但出现在“换妻”名单上的话…那就奇怪了。

    因为他老婆,我妈妈打死是绝对不可能会答应跟他一起参加这“换妻俱乐部”的啊!

    其实我觊觎自己的妈妈已经很久了,乱伦的吸引力很大啊!!!

    妈妈经常摆出一副道貌岸然的列女模样,更惶论她会答应参加这交换性伴侣的杂交活动了!!!

    于是我抱着狐疑的态度,打了爸爸的手机号码,响了五声,对方果然传来熟悉的声音:“Eric,这么晚还打来找我做什么?难道你明天不去上班吗?”

    我嘿嘿嘿陪了个罪:“爸爸啊。别扮野了。我刚刚收到名单啦。没想到你这家伙也榜上有名呢…Fuck。你什么时候开始加入这换妻的?”

    只听爸爸呼吸声很重,电话那端安静了五秒,他终于挤出话来:“干。Eric,你是怎么知道的?莫非你也参加了这俱乐部?”

    我干笑一声:“嘿嘿。废话!我当然是也有参加,要不然怎会取得名单,还看见你的手机列在上面?”

    爸爸:“那…那你老婆Mable答应跟你一起参加‘交换’喔?”

    我故意放低音量:“爸!你别白痴喔!?我老婆哪有可能会答应。我也正想问你,妈妈应该也没有答应吧?”

    爸爸也配合我放低音量:“怎么可能!她当然也不可能会答应的啦。哈哈哈!”

    我声音一沈:“Fuck。是喔?那如果真有其他人打电话上门要换妻,那你如何跟人家‘交换’?”

    爸爸停了半饷,终于吐出一句:“下药!”

    下药???我没听错吧???为了干别人老婆…爸爸竟然不惜下药迷昏我那保守的妈妈,供陌生人奸淫???

    我吞了吞口水,继续问:“下…药…你是指,你对妈妈下迷药吗?”

    爸爸:“嗯!对啊…唉~”(电话彼端传出长长一声叹气)

    我很吃惊:“不会吧?爸爸。你真的敢迷昏你老婆…为了换干别人老婆喔?”

    爸爸:“咳。有什么不敢的…反正她早就都不跟我做爱很久了…利用她的身体去换别人老婆…不吃亏啊!”

    我更吃惊:“不会吧?你们不是人前一副恩爱的‘神仙眷侣’模样…怎么会很久都不爱爱了呢?”

    爸爸:“挑!那都是她太保守了,说生了儿子就完成人生使命,什么,人要戒掉淫欲。挑!我们早就貌合神离,没上床10多年啦!”

    我有点不相信:“是喔?爸爸你真惨!那…你给她下药…难道不怕她知道喔?”

    爸爸嘿嘿两声:“到目前为止…已经下过二十多次了!她都没发现…只是隔天会睡到中午才醒!反正她又不用上班。”

    我开始窃喜起来:“是吗?妈妈已被迷奸了二十多次了喔…那…那…”

    爸爸:“Eric!干嘛大舌头起来?你也想拿Mable来跟我交换你自己妈妈干喔?”

    我露出“可以吗?”的眼神殷切地看着爸爸。

    爸爸接着说:“可以啊!问题是你家Mable又不愿意…难不成你也想给她…”

    我冲口而出:“下药!”

    (啊~我简直不敢相信自己讲出这样禽兽不如的话来,但我真的很想尝尝妈妈那成熟曼妙的身体…)

    于是,我跟爸爸约好星期六晚上进行这项秘密“换妻行动”!

    我们告诉另一半说,这星期六,一家人要一起到郊外走走,渡个小小的假。我老婆Mable跟爸妈不疑有诈,欢喜得不得了!

    我和爸爸都迫不及待这天的到来…我相信,爸爸也看上了自己新抱Mable已经很久了。感谢这“换妻俱乐部”的名单让我们有机会知道彼此的需求!!!

    就在上星期六,我们四人乘爸爸的七人车出游,地点基于隐私起见,暂时不告诉各位…总之,一路上停停玩玩,我们总共开了个半小时的车子,终于到了目的地。

    妈妈跟Mable完全状况外,一点也没有察觉到异状…我跟爸爸一路上神色自若,隐藏心中的兴奋无法用言语形容!!!

    我一路偷瞄妈妈,看她长发飘飘,穿一件米色T-Shirt,有些透明…我开始幻想她乳头的形状,顿时老二瞬间充血…阿。有些等不及了!

    晚餐后,爸爸故意提议到房内喝酒聊天,但妈妈摇头说不喜欢喝酒,她还说,酒她只喝日本Choya梅酒。

    我当时心凉了一半,这里附近没有便利商店,我哪里去生日本Choya梅酒给她喝啊?Fuck!专挑这没有的!

    如果她不喝酒的话,整个计划就会泡汤…怎么办?正感觉功亏一篑的时候,爸爸不急不徐的从后车箱搬出半打日本Choya梅酒。早说嘛!害我紧张一下!

    我们男人喝啤酒,女人喝梅酒,我和爸爸彼此交换眼神中,我知道他早已把迷奸药渗入那些日本Choya梅酒内了,就等药性发作,好戏就要上场了…

    妈妈一直在说妇女会的闷事,大约谈了一小时,妈妈跟Mable已经完全失去知觉了。我轻拍了我老婆一巴掌,Mable毫无反应,这要是平时清醒时还得了,她一定跟我翻脸!

    爸爸也拍了妈妈一下,也是没有动静。

    好戏终于就要上场了。我和爸爸约定好,可以整晚尽情的干,几次都没关系,因为药性可以持续到明天,不用担心干到一半突然醒过来

    我们订的是双连房,也就是那种两个房间中间有一个门的那种。于是爸爸就帮我把他老婆抬到他们房间,说:“你妈妈下体分泌物向来比较少,你最好用舌头把她的阴道舔够湿了再干,免得她醒来阴道会太痛,这样会察觉。之前的换友都是这样做的。”

    我点点头,回答:“爸!我老婆有吃避孕药,所以你可以射精在里面没关系,但射完后记得要把精液擦拭干净,她不喜欢黏黏留在里面的感觉…”

    换爸爸点点头,说:“你妈没吃避孕药,而且月经刚完了10天,应该是排卵期!但你也可以照样体内射精,这才刺激啊,儿子中出亲妈妈,哗!想起也令人兴奋…”然后他关上了中间的隔门。


    若本站收录的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删除侵权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