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当前位置
  • 首页
  • 激情文学
  • 最新排行

    别以为人家年纪小

    发布时间:2019-11-12 16:43:27   


    我喜欢摄影,有一阵子一到假日,我总是喜欢一个人骑着摩托车往山区跑,大概是我的性格太早熟,总觉得同学们的水准太低、谈吐无趣,所以我就喜欢以这样的方式渡过我的周末假期。

    那天我骑到屏东的万安乡,通过检查哨便一路往山区骑,直到摩托车在也不能前进,我就把车停下来,开始走山间小径。

    走着走着,大概快下午一点了,我找到一个有个中小型瀑布的水潭,水清见底,因为一路走来除了山坡上有一片槟榔树像是人工栽场的以外,一个人影也没有,我就在水潭边的一块大石头上脱光了衣服,把衣服摆在水溅不到的位置,就跳进水潭中泡水,水蛮深的,不过对我来说还不至于构成威胁。

    水温有点冷,但正好可以抵消炙热的暑气,我就一个人静静的享受这山区幽静的午后。
    不知道过了多久,我开始在水里面轻轻的搓揉我的枪,眼睛闭着想像着我的情人含情脉脉的坐在我的身上,轻轻的起伏。

    就在濒临高潮之际,突然感觉有双眼睛在观察我,我赶紧潜下去,游到大石头后方,找掩蔽地形,并且借着瀑布水深的掩护,钻出水面,观察敌人的位置。

    果然在三十公尺外,有个模样像是国中或高中年纪的女孩正在往水潭这边走过来,我赶紧抓起我的我的衣服躲到可以掩蔽的位置穿起来,心里想着好险,在她来的方位和距离应该看不见我刚刚做的事。

    才穿完,我就发现她已经坐在我刚刚放衣服的位置。

    “嗨!你好!……”我发现她已经在看着我,而且带着友善的笑容。

    “你好!你从哪里来呀?”没想到这个女孩一点都不怕生,很大方的回应了我。

    “我从高雄来,第一次发现有这么好的地方……”我发现我显得居然比她还腼腆,她穿着白色T恤,还有截断过膝的牛仔裤,披着一头长发……五官很匀称,还有高速发育中的身材,身高大概在155公分左右,是个美少女!“你是大学生吗?”她坐在大石头上,我的球鞋旁,好奇的问我。

    我走过去爬上石头,一边拍着脚上的泥巴,一边回答她∶“对,我念中山海资系三年级,你呢?……”“哇,好厉害呀,我读华冈影剧系一年级!”她的表情好像很崇拜我的背景的样子。

    “我说真的,看不出来耶,你年纪有这么大了吗?”“你是说我发育不良吗?”哇塞!我一点那种念头也没有,不过经她这么一提,我的眼睛不自主的又偷偷的打量着她的身材。
    “没有没有,我是说你的外型很可爱,将来一定是个大明星,会比张惠妹还红……”说这话的人一点也不像我本人,不过我也不觉得自己在说谎,她是真的长得蛮有味道的!“哈哈哈,你真是心地善良!”我发现她的眼睛真的对我有好感!“哪有?我是说真的,张惠妹连你的十分之一的水准都不到,你怎么自己都没发现!”“喔!真的吗?那为什么到现在都没有人追我呢?”我觉得她不是天真浪漫,就是开始在向我挑战!“真的吗?我好像开始发现我的人生又有了希望喔!”我也不甘示弱,开始采取攻势!“哈哈哈,你骗我,你这么帅怎么可能没女朋友?”她笑容可掬的看着我,大大的眼睛,深深的酒窝,像是在向我示威。

    哇塞!我遇到强者了,她的话语的攻击性更强!我像是被一炮打中要害,一时为之语塞,想起这几年一个女朋友也没有,不知道自己在干嘛,心理面突然升起一股自怜悲戚的情绪!“没有没有,我只是找不到像你这么美的女孩子当女朋友!”这是一枚穿甲弹,一发便可验明正身,看你披的装甲是精钢,还是烂铁!她又笑得更夸张了,站起来面向我说∶“你想追我吗?”她又使出了一记狠招。

    我还没来得及作出反应,她就从石头上来个后空翻,向后纵进水潭中,骄傲骄傲,真是好身手。

    我马上跳进水潭中,只是我不敢像她那样翻转入水,要是撞上这块大石头就玩完了!我浮出水面的时候,发现她就在我旁边,笑着看着我。

    哇塞!这时她看起来更有味道了,我的手得太大,不小心碰触到她的胸部,那不到一秒钟的碰触,我就发现她并没有穿内衣,自己的生理反应正在加剧。

    “对不起,我不是有意的!”“呵呵,没关系,我相信你!”她还是目不转睛的看着我。
    “谢谢你!”自从国中三年级的时候,偷偷的跟隔壁小我一岁的阿枝互相探索的事情被揭发,我差点儿被妈妈打死!那件事情发生以后不久,我们家就搬到新竹去了。

    这么多年来,我经常过着身心交战的日子,总还是希望自己尽量做一个君子,所以我一直不敢主动追女孩子。

    “你的水性不错喔!”“当然,你忘了我念海洋的吗?”其实我不知道自己为什么已经有点喘,水深两公尺多,我们都靠着双腿踩水保持头在水面。

    她开始向后退,我也跟进,只是装作缓缓的优雅的配合。

    我们到了比较浅的地方,水深大概在腰际,她站着休息,刚好胸部露出水面,虽然穿着衣服,但是那也等于没穿了,我感觉到下体不争气的迅速膨胀起来,怕她发现,我不敢靠得太近,故意抬头看着天际,不看她。

    “嘿!好像是老鹰呢!”我故意引她抬头看。

    她却一点也不中计,眼睛好像早已经完成了对我的扫瞄,带着捉狭的表情∶“哪有,我看水里倒可能有一只呢!”我好像胸口被狠狠的打了一记,震撼到了极点。

    这是什么年代?系上最年轻的教授才35岁,嘴上就经常不断的提到我们这些“新新人类”的言行实在让他难以招架,而我此时却被这个看起来不到16岁的女孩子的火力打得七荤八素,她这是在干嘛?难道一点都不在乎她已经在纵火了吗?“哈哈哈,你说话的攻击性好强喔,我都快招架不住了!”我喉咙干笑着,我觉得我体内的那匹野兽就要冲出牢笼了,但我还是很努力的压制着它,我最痛恨像陈进兴那样的畜生了……她好像很得意的样子,眼神好像看穿了我的心思,充满着异样的挑逗,并且已经走到我的前面,胸部的线条更明显。

    我终于无法控制自己的眼睛,注视着她的身体,那个说大不大、却充满致命吸引力的双峰。

    “你想上我吗?”天哪!这个女孩真的是超级战将,我根本就不是她的对手!这种下战帖的方式,我第一次碰到,我真的已经快招架不住了!“哈哈哈!我真的有这个荣幸吗?”(妈的,心里那只禽兽在咒骂着自己,是什么时候了,还来这套!还不赶快扑过去!去呀!冲啊!)“嗯,你真的长得蛮帅的,比郭富城还好看,所以你有资格上我!”我真的不敢相信我的耳朵,我是中署了吗?她转身又爬到那块石头上,我也不知不觉的跟了过去。

    我一坐下来,她就主动靠过来,跨坐在我的帐篷上,旯起我的下巴就开始吻我!(毁了!毁了!我终于克制不住了!)我心底的那只禽兽终于战胜了!一股难耐的燥热冲上来,我开始配合着回吻她,并且开始轻柔她的胸部。

    她的手却开始快速的解我的皮带、解开我的裤扣和拉炼,起身向后拉下我的牛仔裤,我也激动的跟过去脱下她的衣裤,就这样我们开始交缠在一起。
    这是我的第一次,虽然偷偷的看过不少的A片,可是我的动作还是很笨拙,完全都是她在导引我。

    就这样我不知不觉的被她导引进入到她的体内,抬起她那修长的双腿,猛力开始上下摆动我的臀部。

    她半开着双眼看着我,嘴角带着诡异的笑意,我难以克制的开始喘气,她也微微的发出“嗯啊嗯啊”的呻吟。

    我怕太早就冲出来,赶快压制那股冲动,深吸了一口气,舌尖砥住上颚,动作变慢,她就拉我的脖子弯向她的胸部,我贪婪的吸吮着她的乳房。

    不知道过了多久,感觉天色渐渐的暗了下来,我挺起腰再重新发起攻击,猛力的冲刺,终于她的一声娇,让我克制不住,全部都冲了进去。

    我们在大石头上交缠在一起,快天黑了,一阵冷风吹来,她把我抱得更紧。

    我怕她会怀孕,但却连她的名子都还不知道,小心翼翼的问她∶“你有吃避孕药吗?”“没有!”她一副蛮不在乎的样子∶“来,我们到水里去!”“可是……”她不理会我,迳自跳进水里,我开始担心天色将暗,而且现在潭底已经看不见了。

    “你来嘛!”我还是不知不觉的跳了下去,她游过来抱住我,双腿夹住我的腰,又将我的枪口吸进她的阴道里。

    我憋了一口气迎接她的吻,两个人开始下沉,一直坐到水底,我感觉她好厉害,在水底也能摆动腰枝。

    我们交缠着,但是她好像没有快窒息的恐惧,我却有点快憋不住了,抱着她往上一纵,可是她的腿夹得好紧,嘴紧紧的吸住我的舌头。

    一试没有冲出水面,再试还是失败,她的力道强得让我无法挣脱,我那时快要窒息的恐惧立刻袭上心头,而且她的双腿夹缠我的力道却越来越强、越来越强,渐渐的我眼前一黑……“谢谢你!谢谢你!”我发现我们还是交缠在水底里,却能听见她在我耳边说∶“谢谢你,我在这里已经等了你三十年了!”


    我喜欢摄影,有一阵子一到假日,我总是喜欢一个人骑着摩托车往山区跑,大概是我的性格太早熟,总觉得同学们的水准太低、谈吐无趣,所以我就喜欢以这样的方式渡过我的周末假期。

    那天我骑到屏东的万安乡,通过检查哨便一路往山区骑,直到摩托车在也不能前进,我就把车停下来,开始走山间小径。

    走着走着,大概快下午一点了,我找到一个有个中小型瀑布的水潭,水清见底,因为一路走来除了山坡上有一片槟榔树像是人工栽场的以外,一个人影也没有,我就在水潭边的一块大石头上脱光了衣服,把衣服摆在水溅不到的位置,就跳进水潭中泡水,水蛮深的,不过对我来说还不至于构成威胁。

    水温有点冷,但正好可以抵消炙热的暑气,我就一个人静静的享受这山区幽静的午后。
    不知道过了多久,我开始在水里面轻轻的搓揉我的枪,眼睛闭着想像着我的情人含情脉脉的坐在我的身上,轻轻的起伏。

    就在濒临高潮之际,突然感觉有双眼睛在观察我,我赶紧潜下去,游到大石头后方,找掩蔽地形,并且借着瀑布水深的掩护,钻出水面,观察敌人的位置。

    果然在三十公尺外,有个模样像是国中或高中年纪的女孩正在往水潭这边走过来,我赶紧抓起我的我的衣服躲到可以掩蔽的位置穿起来,心里想着好险,在她来的方位和距离应该看不见我刚刚做的事。

    才穿完,我就发现她已经坐在我刚刚放衣服的位置。

    “嗨!你好!……”我发现她已经在看着我,而且带着友善的笑容。

    “你好!你从哪里来呀?”没想到这个女孩一点都不怕生,很大方的回应了我。

    “我从高雄来,第一次发现有这么好的地方……”我发现我显得居然比她还腼腆,她穿着白色T恤,还有截断过膝的牛仔裤,披着一头长发……五官很匀称,还有高速发育中的身材,身高大概在155公分左右,是个美少女!“你是大学生吗?”她坐在大石头上,我的球鞋旁,好奇的问我。

    我走过去爬上石头,一边拍着脚上的泥巴,一边回答她∶“对,我念中山海资系三年级,你呢?……”“哇,好厉害呀,我读华冈影剧系一年级!”她的表情好像很崇拜我的背景的样子。

    “我说真的,看不出来耶,你年纪有这么大了吗?”“你是说我发育不良吗?”哇塞!我一点那种念头也没有,不过经她这么一提,我的眼睛不自主的又偷偷的打量着她的身材。
    “没有没有,我是说你的外型很可爱,将来一定是个大明星,会比张惠妹还红……”说这话的人一点也不像我本人,不过我也不觉得自己在说谎,她是真的长得蛮有味道的!“哈哈哈,你真是心地善良!”我发现她的眼睛真的对我有好感!“哪有?我是说真的,张惠妹连你的十分之一的水准都不到,你怎么自己都没发现!”“喔!真的吗?那为什么到现在都没有人追我呢?”我觉得她不是天真浪漫,就是开始在向我挑战!“真的吗?我好像开始发现我的人生又有了希望喔!”我也不甘示弱,开始采取攻势!“哈哈哈,你骗我,你这么帅怎么可能没女朋友?”她笑容可掬的看着我,大大的眼睛,深深的酒窝,像是在向我示威。

    哇塞!我遇到强者了,她的话语的攻击性更强!我像是被一炮打中要害,一时为之语塞,想起这几年一个女朋友也没有,不知道自己在干嘛,心理面突然升起一股自怜悲戚的情绪!“没有没有,我只是找不到像你这么美的女孩子当女朋友!”这是一枚穿甲弹,一发便可验明正身,看你披的装甲是精钢,还是烂铁!她又笑得更夸张了,站起来面向我说∶“你想追我吗?”她又使出了一记狠招。

    我还没来得及作出反应,她就从石头上来个后空翻,向后纵进水潭中,骄傲骄傲,真是好身手。

    我马上跳进水潭中,只是我不敢像她那样翻转入水,要是撞上这块大石头就玩完了!我浮出水面的时候,发现她就在我旁边,笑着看着我。

    哇塞!这时她看起来更有味道了,我的手得太大,不小心碰触到她的胸部,那不到一秒钟的碰触,我就发现她并没有穿内衣,自己的生理反应正在加剧。

    “对不起,我不是有意的!”“呵呵,没关系,我相信你!”她还是目不转睛的看着我。
    “谢谢你!”自从国中三年级的时候,偷偷的跟隔壁小我一岁的阿枝互相探索的事情被揭发,我差点儿被妈妈打死!那件事情发生以后不久,我们家就搬到新竹去了。

    这么多年来,我经常过着身心交战的日子,总还是希望自己尽量做一个君子,所以我一直不敢主动追女孩子。

    “你的水性不错喔!”“当然,你忘了我念海洋的吗?”其实我不知道自己为什么已经有点喘,水深两公尺多,我们都靠着双腿踩水保持头在水面。

    她开始向后退,我也跟进,只是装作缓缓的优雅的配合。

    我们到了比较浅的地方,水深大概在腰际,她站着休息,刚好胸部露出水面,虽然穿着衣服,但是那也等于没穿了,我感觉到下体不争气的迅速膨胀起来,怕她发现,我不敢靠得太近,故意抬头看着天际,不看她。

    “嘿!好像是老鹰呢!”我故意引她抬头看。

    她却一点也不中计,眼睛好像早已经完成了对我的扫瞄,带着捉狭的表情∶“哪有,我看水里倒可能有一只呢!”我好像胸口被狠狠的打了一记,震撼到了极点。

    这是什么年代?系上最年轻的教授才35岁,嘴上就经常不断的提到我们这些“新新人类”的言行实在让他难以招架,而我此时却被这个看起来不到16岁的女孩子的火力打得七荤八素,她这是在干嘛?难道一点都不在乎她已经在纵火了吗?“哈哈哈,你说话的攻击性好强喔,我都快招架不住了!”我喉咙干笑着,我觉得我体内的那匹野兽就要冲出牢笼了,但我还是很努力的压制着它,我最痛恨像陈进兴那样的畜生了……她好像很得意的样子,眼神好像看穿了我的心思,充满着异样的挑逗,并且已经走到我的前面,胸部的线条更明显。

    我终于无法控制自己的眼睛,注视着她的身体,那个说大不大、却充满致命吸引力的双峰。

    “你想上我吗?”天哪!这个女孩真的是超级战将,我根本就不是她的对手!这种下战帖的方式,我第一次碰到,我真的已经快招架不住了!“哈哈哈!我真的有这个荣幸吗?”(妈的,心里那只禽兽在咒骂着自己,是什么时候了,还来这套!还不赶快扑过去!去呀!冲啊!)“嗯,你真的长得蛮帅的,比郭富城还好看,所以你有资格上我!”我真的不敢相信我的耳朵,我是中署了吗?她转身又爬到那块石头上,我也不知不觉的跟了过去。

    我一坐下来,她就主动靠过来,跨坐在我的帐篷上,旯起我的下巴就开始吻我!(毁了!毁了!我终于克制不住了!)我心底的那只禽兽终于战胜了!一股难耐的燥热冲上来,我开始配合着回吻她,并且开始轻柔她的胸部。

    她的手却开始快速的解我的皮带、解开我的裤扣和拉炼,起身向后拉下我的牛仔裤,我也激动的跟过去脱下她的衣裤,就这样我们开始交缠在一起。
    这是我的第一次,虽然偷偷的看过不少的A片,可是我的动作还是很笨拙,完全都是她在导引我。

    就这样我不知不觉的被她导引进入到她的体内,抬起她那修长的双腿,猛力开始上下摆动我的臀部。

    她半开着双眼看着我,嘴角带着诡异的笑意,我难以克制的开始喘气,她也微微的发出“嗯啊嗯啊”的呻吟。

    我怕太早就冲出来,赶快压制那股冲动,深吸了一口气,舌尖砥住上颚,动作变慢,她就拉我的脖子弯向她的胸部,我贪婪的吸吮着她的乳房。

    不知道过了多久,感觉天色渐渐的暗了下来,我挺起腰再重新发起攻击,猛力的冲刺,终于她的一声娇,让我克制不住,全部都冲了进去。

    我们在大石头上交缠在一起,快天黑了,一阵冷风吹来,她把我抱得更紧。

    我怕她会怀孕,但却连她的名子都还不知道,小心翼翼的问她∶“你有吃避孕药吗?”“没有!”她一副蛮不在乎的样子∶“来,我们到水里去!”“可是……”她不理会我,迳自跳进水里,我开始担心天色将暗,而且现在潭底已经看不见了。

    “你来嘛!”我还是不知不觉的跳了下去,她游过来抱住我,双腿夹住我的腰,又将我的枪口吸进她的阴道里。

    我憋了一口气迎接她的吻,两个人开始下沉,一直坐到水底,我感觉她好厉害,在水底也能摆动腰枝。

    我们交缠着,但是她好像没有快窒息的恐惧,我却有点快憋不住了,抱着她往上一纵,可是她的腿夹得好紧,嘴紧紧的吸住我的舌头。

    一试没有冲出水面,再试还是失败,她的力道强得让我无法挣脱,我那时快要窒息的恐惧立刻袭上心头,而且她的双腿夹缠我的力道却越来越强、越来越强,渐渐的我眼前一黑……“谢谢你!谢谢你!”我发现我们还是交缠在水底里,却能听见她在我耳边说∶“谢谢你,我在这里已经等了你三十年了!”


    若本站收录的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删除侵权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