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当前位置
  • 首页
  • 家庭乱伦
  • 最新排行

    青春期性事

    发布时间:2019-10-11 00:00:42   


    小风身高一百七十五公分、体重六十五公斤,今年刚升上高三,一年后即将面临升学的压力,不过他最近苦恼的事并非课业上的问题,而是初生之犊无可避免的青春期烦恼。吾家有男初长成,一个男性由男孩蜕变为男人的过程,存在着太多的心里挣扎与生理妄动。更何况,充斥在报章杂志、网路媒体与同侪间的腥膻资讯与小道消息简直就像空气中的氧气一般,除非你不呼吸,否则它绝对放肆的进入你的生活里。

    小风觉得自己很帅,除了脸上定期蹦出的那两三颗痘痘之外,简直就跟金城武可以媲美,也许金城武还不如自己哩!因为小风认为自己比金城武还要雄伟健壮。他可自恋的紧,三不五时就穿着一条小内裤,在穿衣镜前搔首弄姿,挺挺三头肌、鼓鼓腹肌,“嘿!金城武可有八块腹肌?”小风以为全天下就只有他有腹肌,浑不知腹肌的生成全然是因为他的自恋外加无所是事使然,每天打着赤膊在镜子前仰卧起坐、伏地挺身,一只15磅的哑铃片刻不离手,要说真长出10块腹肌也不算太离谱。

    可是小风始终搞不懂,像自己那么帅的男生怎么一直交不到女朋友,学校里是男女合班,男女比例也大约一半一半,不管上课或是下课,自己都可以跟男男女女谈笑风生,就算是偶尔的联谊、郊游,小风也该算是锋头最健的那几个,可是自从高一遭受过一次感情挫折后,小风开始小心翼翼,在没有窥透女孩的心意前,他绝对按兵不动,然而桃花运似乎从此与他绝缘,再也没有光顾过他一次,他实在感到匪夷所思,照理说以他的帅劲和现在女孩子的开放态度,就算自己不采取主动,也应该有些慕名、暗恋、倒追、表白的情事发生。

    没有女朋友的最直接后果就是右手长茧不退,而青春痘的蓬勃滋生也与之息息相关。

    小风家境不错,房间里就有自己的电视、电脑、音响……只要想得到的可说是一应俱全,他常躺在床上开着电视,押着遥控器东挑西选,只要见到漂亮诱人的女明星,他就掏出老二狠狠的意淫一下,要不然他会放色情DVD,边瞧着荧幕上妖精打架,边搓得老二生烟,然后幻想着把精液射入那可望不可及的小穴穴里。还好他喜欢运动,否则以他自慰的频率,没有眼圈发黑、精神萎靡那才有鬼哩!

    除此之外,他还喜欢看激点情色文学版刊登的色情文章,并且毫无遗漏的一一据为己有,储存在海一样深的硬盘里头。他觉得上天对他不公平,处处跟他作对,为什么别人轻轻松松就可以玩过一个女人又一个女人,插过一个小穴又一个小穴,而他呢?虽说长得又帅又挺拔,却依然是个十七岁处男。周遭的女性每一个似乎都跟别人身旁的截然不同,好像他投错了胎似的,来到了不一样的世界。

    这一天,小风又在激点版拜读了许多大作,有跟妈妈做爱的、有跟妹妹做爱的、有强暴女同学的、也有强暴女佣人的,而最喜欢的一篇就是跟女老师胡搞瞎搞的,小风看得血脉贲张、面红耳热,单单打手枪就足足泄了三次。

    “奇怪!女生好像很喜欢给老二插,只要一摸敏感的地方,那里就湿答答,而且就算是被强暴,身体也好像欢喜的紧。”

    小风有点儿疑惑,他反复想着自己的经验,然而经验却浅薄得不能帮助他什么,接着他只好推敲起文章里他人的经验,哈!真是多采多姿、轻松自如。

    他觉得里头一定有什么不对劲,而不对劲的症结一定在自己,小风真是想破了头,却依旧搞不懂差别何以如此之钜。左思右想、沉吟再三,他只差没把文章贴在床头,奉为圭臬。

    忽然,灵光一闪,他知道了问题的所在,抓住了自己不幸福的症结点。

    “我就是太过含蓄、太害羞了,才会这样欲求不满。所有的女人,只要你敢去摸、敢去碰,没有一个不是马上软绵绵、湿答答的,问题症结就是一个”敢“字!”

    “只要我敢,凭我的潇洒倜傥、英俊挺拔,没有不手到擒来,就算是妹妹、妈妈或者是马丽亚,没有不任我为所欲为、胡天胡地的。”

    小风豁然开朗,整个人霎时蠢蠢欲动,他发誓打从今时今刻起,他要痛改前非、改头换面,秉持一个“敢”字,他一定可以活出不一样的丰富人生,体会一个又一个日思夜想的鲜嫩女体。

    “嘿!就拿马丽亚先试刀啰!”

    马丽亚

    马丽亚是小风家里的菲佣,年纪二十五、六,除了皮肤黝黑些,身材也算前凸后翘、肥乳丰臀,腰肢不像其他菲律宾女人那般粗壮,衬着厚实的屁股,走起路来摇曳生姿。她留着一头乌黑亮丽的长头发,习惯用发圈束成马尾,远远望去十足黑美人一个。

    天气热的时候,每当工作告一段落,马丽亚会穿着短裤、罩着T 恤,窝在沙发上看电视,小风知道她T 恤底下啥都没穿,因为小风常看见里头黑色的乳晕透了出来,除此之外,小风也知道马丽亚习惯穿白色棉质运动内裤,因为他就藏了一件,是马丽亚放在洗衣机旁预备洗涤的,小风顺手牵羊偷了过来,原汁原味,可腥骚的过分,小风最少闻着内裤打过五次以上的手枪,最后一次忍不住射在上头,经过冲洗,腥骚味已经不复往昔。

    小风拿定主意,就依旧打着赤膊,穿着一条小小的高腰三角裤,开口呼唤:“马丽亚!马丽亚!

    你进来帮我一下。“

    肥羊还没就口,小风的阳具已经是磨拳霍霍、意态飞扬,灰色棉质三角裤撑起了半边天,两旁绷紧透空的裤缝有拳头大的空隙,发达的毛发就这么恣意的伸窜出来,要是视角正确,里头盘根错节、青筋毕露的粗大阴茎更是历历在目。

    “扣!扣!”敲门声响起。

    “门没锁,进来吧!”

    门微微推开,马丽亚年轻黝黑的脸庞探了进来。

    “小风!什么事?”就算是菲佣,也都叫他小风。

    小风还有些害臊,而且也不想吓着她,只是趴伏在弹簧床上,马丽亚最多也只能看到坚实光滑的男性脊背,毕竟,新生活的开始总是生涩点。

    “马丽亚!你来帮我抓抓龙,早上打球累得半死,肩膀啦、腰啦,全都酸死了!”

    马丽亚没听小风要求过这种事,感觉有点错愕,在门旁站了一会儿,才慢慢走向床边,见小风全身上下只穿着一条小内裤,已经接近全裸,女孩家自然而然的脸红起来。

    “你……你要不要……多穿件衣服……这……这样……我……脸红。”马丽亚用生硬的国语支支吾吾的表达出她的害羞。

    “没关系啦!你来我们家那么久,还不是像家人一样,而且我才洗过澡,这样比较舒服。”

    “……”

    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马丽亚站在床边,一双小手不情不愿的按上了小风的肩头。

    可小风要的不只是如此,抓抓捏捏一阵子,勃起的阳具被压得疼啦!小风心想,该进一步了。

    “来!帮我抓抓腰部,那里最酸!”

    马丽亚双手在肩膀稍作停顿,好像考虑些什么,最后还是听话的移往腰部,沿着脊椎骨,又揉又捏又抓。

    “这样……舒服吗?”

    “嗯!再……再下面一点!”离屁股可还有好几寸哩!

    马丽亚手是往下移了,却一直不敢接近穿着内裤的臀部。

    “不……不……再往下……再往下!”

    费了九牛二虎的功夫,马丽亚小手才甘愿捏上两片坚臀,虽然小风心里很刺激,可是一点都不爽。

    又过了一会,小风觉得时候到了,该轮到前面享福啦,他吩咐道:“好!谢谢你,前面也酸,你顺便帮我抓一抓。”说完翻转躯体,一支雄纠纠、气昂昂,架着帐幕的柱子活灵活现的浮现在马丽亚眼前。

    马丽亚大吃一惊,芳颊羞红,别过头不敢正视,嘴里埋怨道:“你……你多穿一件啦……我……我不敢看……”

    小风依照读来的丰富情色文章经验,知道这是正常的女人害臊反应,又想看又不敢看,么鬼假细哩(饿鬼假装客气),他拉过马丽亚的小手,无关紧要的说着:“怕什么嘛!帮我抓抓大腿而已,又不是要抓那里。”

    “可是……可是……那个……那个通通看到!”

    “我就像是你弟弟一样,看到又有什么关系,难道你没看过?”

    马丽亚为难的想了好几分钟,最后猛一咬牙,侧着头用双手捏起小风大腿的筋骨,也因为侧着头的缘故,三不五时手臂就会撞及小风高耸的阴茎,让小风又兴奋又刺激真是爽不可支。

    小风觉得一切都顺利的过分,越发觉得自己以前绝对是害羞的过了头,平白损失掉许多享乐的机会,还好见机的早,浪子回头、时犹未晚。

    内裤的中央这时已经湿了一小圈,像铜钱一般大小,浸透的棉料显露出湿黑的色调,对比灰白的原色,煞是明显。

    “你摸摸看……我这不知道是被什么咬到,红红肿肿的,还会痛哩!”

    小风牵起马丽亚的小手直接攀上裤裆最高点,马丽亚没敢转头正视,只觉摸着了一种黏黏稠稠的恶心物事,就像摸到火炭一般她立时缩手,嘴里结结巴巴的说:“那……那是什么东西……好恶心!”

    小风怕她逃了出去,又想起“敢”这个字,于是伸手用力把马丽亚拉跌在床上,一只手老实不客气的钻进T 恤里头,紧紧抓握住坚挺的奶子。

    “你看看!你看看!你的奶头都硬起来了,想男人了吧!”小风卖弄着读来的知识。

    马丽亚一如溺水的泳着没命的抡动起手脚,嘴里高声的讨饶:“小风,停手……停停手……我……我不要啦!”

    小风以为她是装腔作势的矜持,只要好好的挑逗她,没一会儿就会爽快的任自己宰割。如此一想,色向胆边生,奶头揉揉捏捏也没二分钟,一手箍着马丽亚的颈项,另一手抓住拚命挣扎的大腿空隙,直接挥军中原,窜进了裤脚内鼓鼓的阴户中央。

    马丽亚叫喊更是凄厉,手脚甚至已经打上小风的胸膛,小风挨了几拳,心里越发圭怒,心想待会定要好好的蹂躏马丽亚,手指头更加笨拙的搓揉起马丽亚的阴唇与阴蒂。

    “奇怪!应该发浪的湿答答才对嘛!怎么会干巴巴的。”揉搓了好久,马丽亚的呼喊不见停歇,反而自己的手指头累了,于是小风勾开三角裤,好几根手指头就往一堆肉瓣的中心捞了下去。

    “救命呀!强暴喔!”马丽亚使尽吃奶的力量吼了出来,小风吓一大跳,两手齐齐放开,马丽亚见势跳了起来躲到门边,眼眶含着泪水忿忿的说:“你……

    你要强奸我……我一定要跟爸爸、妈妈说……我……我以后不干了!“

    小风吓的脸色惨白,若让爸爸知道这件事,自己一定狠狠挨一顿皮鞭,那可不好受,慌慌张张由桌上抓起一把钞票,拣出其中的千元大钞在马丽亚眼前晃了晃,嘴里说:“这给你啦,你不要讲好吗?”

    马丽亚看清楚那是三千元,摇了摇头就想掉头离去,小风可急了,匆匆忙忙地跳到书桌前,好不容易翻箱倒柜又找着三千块钱,凑足六千元便要硬塞给马丽亚,嘴里连声讨饶:“拜托!拜托!这是我所有的财产,求求你不要跟爸爸妈妈讲好吗?”

    看到六千块钱,马丽亚眼中怒意稍霁,只是她还是得警告一下:“你……你以后……不准再对我这……这样。”

    “一定一定!”小风如同获得大赦,整个人轻松起来。

    抓过六千块钱,马丽亚又回到客厅沙发看电视去了。

    小瑧妹妹

    小风左思右想,思之不透,为什么马丽亚不喜欢别人摸她的奶子、挖她的小穴穴?刚刚揉了半晌,也挖了好一阵子,却好像都没反应,文章里面这样一揉一挖,女人老早身体麻酥酥、软绵绵,只会频频呼喊:“亲亲大鸡巴哥哥,快干我……快……快干死我!”奇怪!自己甜头没尝到却偷鸡不着蚀把米,白白损失了六千块钱,闻闻手指头,唯一的收获就只是这股骚臭,马丽亚小穴的浓浓骚臭。

    “啊!对了!马丽亚是菲律宾人,一定是国情不同,才会有不同的结果,菲律宾人大概比较性冷感,而且又喜欢黝黑皮肤的矮冬瓜,自己长身玉立、白净英俊,她大概不会喜欢吧!”想到了缘由,小风如释重负,心中反倒为马丽亚的眼光感到好笑,认为她没能欣赏自己真是太愚昧了。

    “扣!扣!”敲门声再度响起。

    “哥哥!你刚刚对马丽亚怎样了,我听到她叫的好大声!”是妹妹小瑧。

    小瑧国小六年级,才来过初经,长得灵秀调皮,一张苹果脸上有两颗星星一般的眼睛,就好像漫画书里的女主角,小风近来注意到她的胸前微微隆起,屁股也浑圆挺翘了起来,身体已经有少女甜甜的香味。

    小风想起曾经看过的乱伦文章中兄妹做爱的情节,一将女主角换成小瑧,小风心脏就扑通、扑通狂跳不停,几乎要由嘴巴里跳了出来。全身皮肤兴奋得竟然泛起鸡皮疙瘩。回想小时候曾看过小瑧的裸体,小穴穴白净的没有一丝毛发,只有粉红色微鼓的阴唇紧紧阖着,自己要能轻轻的插入,那种突破禁忌的快感一定妙到毫颠。

    “只要不在里头射精就好!”小风给自己立下原则,便打算对小瑧下手。

    小风还是穿着一条内裤便过去开了门,小瑧乍见哥哥穿得不像样,埋怨了一声:“哥……你干什么不穿衣服?

    羞羞脸喔!“平常兄妹熟稔,很快小瑧就不以为意,她又问:”哥!为什么我刚刚好像听到马丽亚大叫,你有没有听到?“

    “你问过马丽亚没?”小风想先听听马丽亚有没有说出他的丑事。

    “她说没事,可是我明明听到了!”

    “啊!一定是我刚刚音响放的太大声,你听错了!”还好马丽亚不仅对爸爸妈妈不说,对小瑧也守口如瓶,钱总算花的不冤。

    “哦……酱子呀!”小瑧头晃了晃,多少还是感到狐疑。

    “对了!你不是要我教你上网吗?现在我就教你好吗?”小风以前不敢教小瑧上网,纯粹因为自己书签下来的网页多半是色情网页,如果不小心走光被小瑧拿来向爸妈讲,搞不好以后连网路都没得上!然而现在既然铁下心要朝“敢”字前进,又马上要对小瑧下手,最好两个人都看得心痒难耐、欲火焚身,好事自然水到渠成。

    拉开椅子打开电脑,小风强调椅子只有一张必须两人挤一挤,就要小瑧坐到身前,小瑧不疑有它,一屁股坐在哥哥大开的两腿间。

    闻到妹妹身上甜甜的少女体香,小风老二硬硬的又挺了起来,正好顶着小瑧的屁股沟,小瑧被东西刺的难受,横了一肘给哥哥,骂他:“哥!你干嘛拿东西刺我?”

    小风环过双手在小瑧眼前扬了扬,喊冤道:“我……我哪有,你别烦了,要学就乖乖听,再多说话我就不教你了。”

    小瑧鼓着腮帮子真不敢多说一句话,小风开始由拨接、开启浏览器一路解说下来,才刚接通ISP ,首页就是一个精彩的色情网站,一大幅的动画反复着性器官的交合,旁边还有女性自慰、撒尿、偷窥的小图片。

    “哇!怎么会这样,好色喔!!”小瑧脸红红的盯着直看,嘴里频频娇呼失声。

    “你没听新闻报导说网路色情泛滥,一进网路就会看到这样的图片。”小风说完,鼠标点选了相片集选项。

    “这样押两下老鼠左键,你就可以看到里面一层的东西,来!待会你自己试试看。”小风让小瑧握着鼠标,自己的手下落到小瑧的大腿上,然后一直往大腿根部游移。

    “哇!好多图片喔……怎么都好色,有一支舌头在舔尿尿的地方,还有……

    还有那叔叔的鸡鸡怎么那么大……红红的像根香肠一样,还……还全部都塞进尿尿的地方……好好玩!“

    好多排列整齐的缩小图示逐一显示出来,小瑧一一盯着不堪入目的图片,又是害羞又是咋舌,脸上带着坠入花花世界后的无比兴奋。

    趁着小瑧全副精神都集中在荧幕的同时,小风手指已经悄悄伸入小瑧短裤里头,隔着内裤正沿着阴唇缝隙上上下下的抚摸着,为了分散小瑧注意力,小风嘴里说:“小瑧!你在小小的图片上有没有看到一只小手,那表示点一下就会有新的东西,你随便选一张小图照我刚刚说的连按两下试试看。”

    小风边说边感觉着小瑧小穴的形状,依照文章的说法,女人是有阴核的,小风在小瑧阴唇口前后左右摸了老半天,好像有一点小小的肉团,却又好像肉瓣而已,压住它,小风开始揉弄起来。

    小瑧依样画葫芦,果然打开了一张放大的自慰图,只见一只纤纤玉手握着按摩棒,有三分之二插进一个水淋淋的嫩穴里,红色的棒身还带着红豆般的点点颗粒,小瑧感到好奇,才想发问,突然发觉哥哥的手在自己内裤外头磨的好痒,仰头用后脑勺敲了小风一下,发嗔道:“哥……你别闹啦……你这样乱摸……人家好痒……会想上厕所啦!”

    小风闻言停了一下,小瑧也不晓得小风到底在干嘛,不知道该把他的手抓出来,指着荧幕上的自慰图片,小瑧吃惊的问:“哥!这是在干什么,那么大的手电筒放进去,难道不会痛死吗?”她把按摩器当成手电筒。

    “你真是小孩子,那才不会痛咧……会很舒服!”小风一知半解的解释。

    “很舒服?那么大支放进尿尿的地方不会痛吗?”小瑧不敢相信。

    “那哥哥刚刚不小心碰到你,你会痛吗?”

    “很痒呀!好像……好像有一点小完便的舒服!”说到舒服,小瑧脸上有点发红。

    “对嘛!我就说会很舒服的。像这样拿棒子一直碰那里的肉肉,那会更舒服的。”小风苦心研读的成果获得了印证,心里好高兴,指着荧幕上的图片,煞有其事的为小瑧说明。

    “才怪!尿尿的地方那幺小,怎么可能不痛?”小瑧还是不信。


    若本站收录的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删除侵权内容!